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男神记

十二章:首次撩妹

男神记 她不爱我了 3086 2021-06-02 08:51

  

吃过午饭后,陆若男又收拾打扮了一番,然后对杨子华说:

“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帅哥,我去和他见一面,你不用跟去了,等会儿周建豪要给你送‘雪山圣水’过来。”

杨子华一听,脸上顿时就布满了阴霾:

“你……这是要去相亲吗?”

“对呀,我总不能就这样孤独终老吧?”

她说着,拿起坤包在化妆镜子前转了一圈,又补了一下妆,迈步就要下楼。

杨子华咬了一会儿嘴唇,才点了点头:

“好,你去吧,不过晚上最好晚一点回来。”

陆若男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晚一点回来是啥意思啊?”

“今天我要去参加同学会,你要是回来早了,可没得饭吃。”

杨子华说着,也跑到化妆镜前收拾了起来。

“那好吧,今晚我就不回来了,我住宾馆,免得你急匆匆地跑回来做饭。”

陆若男微微一笑,就迈步下楼。

杨子华愣了两三秒,连忙出去拦住了她:

“和网友约会住宾馆,这不太……合适吧?”

“有啥不合适的,不就一个晚上吗?明天我就回来了。”

陆若男推开他,下了楼,就朝大门走去。

杨子华愣愣地跟在后面,眼看陆若男就要出大门了,他突然跑了过去,将她拦腰搂起,就把她抱进了大门旁边的吧台里。

“你要干嘛?”

陆若男连忙挣扎。

杨子华也不说话,伸手就钻进了她的胳肢窝里。

“咯咯咯……”

陆若男挣扎了几下,就不敢再挣扎了,大门外人来人往,动作过于激烈,路人立马就看见了。

“好啦,我……不出去了。”

陆若男只得求饶。

可是,杨子华却没有停手的意思。

“死人……咱们还是到楼上去吧,让人看见了多丢人啊……”

陆若男被撩得不行了,瘫软在了杨子华的怀里。

杨子华抱起陆若男,正要朝楼上走去,却听得耳边又响起了那个声音:

“恭喜你完成首次撩拨女主的艰巨任务,获得西域绝学‘佛法无边’一本。

下一个任务是与女主深情一吻,奖励是宠妻指南一册。”

杨子华听了,顿时汗颜不已,心说一个叔叔,去撩拨自己的侄女,虽然说没有血缘关系,但也太厚颜无耻了吧?

可是不撩吧,万一她投入了别人的怀抱,那就不把自己给戴上绿油油的大草原了吗?

很多屈辱他都可以忍受,唯独这个他不能。

陆若男既然和他发生了关系,自然就是他的女人了,他绝对不能让别的男人再染指于她。

要想捍卫自己的成果,就得有够强的实力,因此,等陆若男一进入了梦乡,他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那本西域绝学“佛法无边”。

这秘笈不在他的身上,而且存在他的脑子里,他心里意念一动,那秘笈就呈现在了他眼前。

这“佛法无边”总的来说是一门内功玄学,练习方法很简单,呼吸保持三短一长就行。

然而它的作用却有点玄乎:阴阳腾挪,借力打力,四两可拨千斤。

到底怎么运用,却没有说明。

但杨子华却不敢挑肥拣瘦,现在他连一个街上的小混混都打不过,倘若陆若男真要遇到了危险,他拿什么保护她呢?

因此,他也不管它玄不玄乎了,照着秘笈,立马就开始练了起来。

陆若男其实并没有睡着,她是装的。

虽然她的梦中情人是那个会万剑归宗的“他”,可是自打和杨子华男女合练后,如果她不和他装出亲密的假象,恐怕她母亲是不会放过杨子华的。

以前她觉得杨子华懦弱无能,可是,真若杨子华从她的世界消失了,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度过她以后的人生了。

因为这十年来,她和杨子华朝夕相处,他已经成了她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比如说,每天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吃饭,因为杨子华知道她习惯在七点半起床,喜欢喝南瓜绿豆粥,并且糖不能太多,也不能没有甜味,所以早早地就给她准备好了。

如果换了别的人行吗?

不行,她觉得。

就算别的人掌握了她陆若男的习惯和喜好,他做得出杨子华的那个味道吗?

如果让她自己去做,她还不如饿肚子呢。

唉,人生之事,十有八九不如人意,得不得至爱,那退而求其次吧。

所以,今天她是故意让杨子华撩的,也是故意做给她母亲看的。

虽然她已经回了玉龙雪山,但绝对也留下了不少眼线。

“不会万剑归宗就不会吧,反正我已经练成天地一气玄功,压根儿就不需要他的保护了。

至于相貌,虽然他有点不拘小节,但真要捯饬起来,又有谁比得过他的帅呢?”

她蜷缩在杨子华的身边,傻傻的想着,虽然对心里的那个盖世英雄还有一些眷恋,但她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陆大小姐,圣水送过来啦,快开门呀!”

突然,周建豪在楼下大声叫了起来。

陆若男浑身一哆嗦,连忙拍了一下杨子华:

“赶紧起来收拾一下,咱……咱们这关系可……可不能让他看出来了。”

杨子华也是吓坏了,这事要是传扬了出去,在这思想守旧的云城,唾沫星子都得把他们俩给淹死。

周建豪在楼下等了许久,还不见陆若男出来,就有点不耐烦了,他正要离开,大门却突然打开了,陆若男从屋里匆匆忙忙地跑了出来:

“你来得真不是时候,我在干活呢!”

周建豪一见到她,顿时就忍不住捧腹大笑,差点没把场子给笑断了:

“哈哈哈哈……你……这是在干……嘛呀……”

陆若男系着一个破围裙,长发散乱,脸上尽是黑乎乎的碳灰,就好像一只刚从灶台里爬出来的波斯猫,她拿手臂抹了一下鼻子,原本还算干净的鼻子上,立马就留下了乌云一片:

“你师叔不是中毒了吗?那灶台太脏了,我正在收拾呢。”

“陆大小姐真的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佩服佩服,我师叔咋样了?”

周建豪连忙竖起了大拇哥。

“唉!谁不想锦衣玉食宝马香车,我也是没办法呀,再不弄,灶台就成粪坑了,别说客人,连自己都没胃口,还做啥生意呀?”

陆若男一边叹气,一边唠唠叨叨地诉起了苦来。

周建豪可不想和她唠叨,陆若男那围裙散发出来的阵阵恶臭,直让他想呕吐:

“那你忙,我有事先走了。”

陆若男伸手一把拉住了他,在他洁白的衣服上,立马就留下了五个黑黑的手指印:

“别急啊,你师叔还躺在床上昏睡不醒呢,你上去看看吧。”

这周建豪大概是一个洁癖,一看见那黑黑的指印,哇一声尖叫,撒腿就跑,却不想踩在了一块香蕉皮上,一个趔趄,就朝一个送餐的大妈冲撞了过去。

那大妈躲闪不及,被撞了个人仰马翻,手里的饭菜全洒在了周建豪的身上,而周建豪的手,却紧紧地按在了那有些干瘪的胸脯上。

“救命啊!有人要非礼我啦!”

大妈见状,挨刀般地嚎啕大哭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