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史 废材王妃的人设立不住了

第78章 牢中中毒

  

君千夜大声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房门口哐当一声响,瓷器碎裂在地上的声响冒了出来,君千夜打开房门看到了站在门边的夏月儿。

她的手里端着托盘,只是托盘中的桂花绿豆汤却砸在了地上,绿色的汤汁溅到了夏月儿的身上很是狼狈,但是这份狼狈却不敌她严重的仓皇和错愕。

从玉芙殿下来君千夜到了夏丞相的府邸,夏月儿虽然在玉芙殿上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但是七殿下到来她顿时小鹿乱撞,特地安排厨房准备了桂花绿豆汤亲自送到书房,想要和七殿下有接触。

可是她却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夏月儿感觉耳朵发麻,她听到了什么……君千夜说他看上了夏九姜?已经成为了锦王妃的夏九姜,在丞相府的时候是一个草包废物被人欺负的夏九姜?

君千夜的话就像一把利剑刺穿了夏月儿的心脏,痛的她五脏六腑蔓延出熊熊的烈火。

君千夜冷冷的说道:“夏九姜是本殿下看上的女人,夏丞相某要我再提醒你——别对夏九姜出手!”

说完君千夜压根不看站在门边一脸震惊脸色难堪的夏月儿,直接绕开夏月儿的身离开了丞相府。

夏月儿红了眼睛冲到了夏文涛的面前:“爹,七殿下是什么意思,他看上了夏九姜?夏九姜一个草包废柴而且已经嫁给了锦王成为锦王妃,七殿下居然看上锦王的女人也看不上我?我哪里比夏九姜差了。”

看着夏月儿痛哭流泪的模样夏文涛很是心疼。

夏文涛怒火滔天,夏九姜这个灾星,毁了金满堂和关远侯,居然还把属于夏月儿的七殿下的心给掳走了,不行……他不能就这样算了,放任不管夏九姜绝对会毁了夏家。

夏文涛眼神犀利的安抚夏月儿,他一字一句的说道:“月儿你放心,七皇妃的位置非你莫属!”

夏月儿的眼神中交织着嫉妒和愤怒,她不会放过夏九姜的,七殿下是她的!

夏月儿的事情让夏文涛操心之余,关远侯的事情也成为夏丞相的头等愁事。

关远侯、金满堂设计陷害姜满堂的事情很快就因为证据确凿而水落石出,关远侯、王家悉数被抄家,牢房中王震被关押在单独的牢房中面容枯槁萎靡不堪。

王震有太多的疑问在心理,为什么金满堂会以暴风之势顷倒,为什么那些书信证据会出现在密室里,这些疑问盘踞在他的心中每分每秒折磨着她,直到今天王夫人江莺经过牢房。

王家被抄家作为王家夫人江莺也自然被抓了起来,大理寺裴行之调查五年前的真相,根据送王震书房中找到的证据倒也有些眉目,但是还有很多关键性的证据让裴行之有些一筹莫展。

这个时候江莺作为人证配合裴行之调查,把王家的所有的底都抖了出去,金满堂勾结关远侯设计陷害姜满堂的事情证据确凿。

王震激动的冲到了栅栏边冲着江莺大吼:“江莺你这个贱人,你为什么可以被放出来!王家抄家你身为王夫人为什么可以平安无事的离开?我房间里的那些证据是不是你放的!”

江莺被夏九姜证明是当年姜家遗孤姜北莹,求得宗康帝看在姜家一百零四口人命的份上放过江莺,江莺配合裴行之调查金满堂真相。

今天宗康帝下旨放了姜北莹,姜北莹这才从王震的牢房门前经过打了照面。

姜北莹看着牢房中的王震冷笑一声:“你既然都已经清楚,何必多此一举来问我。”

王震怒吼:“为什么!要不是我……五年前你就饿死在路边,我供你吃供你喝,让你成为王夫人,让你执掌王家,结果你却是这样报答我,居然暗中收集证据毁我金满堂。”

姜北莹哈哈大笑:“王老爷居然问我为什么?我倒是觉得王老爷贵人多忘事,你听到我名字江莺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觉得耳熟呢。”

“你……你的名字?”王震有些疑惑。

姜北莹叹气:“王老爷不记得倒也不奇怪,王家害得姜家一百零四口人斩首,怎么会记得姜家究竟有什么人呢。”

王震震惊:“你是……你是姜家的人!”

姜北莹冲着王震露出冷笑:“江莺江莺,江同姜,我可是姜家小姐姜北莹,你说我为什么要毁了金满堂呢?”

王震颤抖的手指着姜北莹:“你……你这个贱人,就是你设计陷害金满堂。”

姜北莹呵呵大笑:“何止金满堂啊,你王家的儿子女儿死的死、伤的伤、傻的傻……全部都是我做的。”

“你……”王震的怒火憋屈在胸口,发红的眼神怒视着姜北莹。

王震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和诡异,他恶狠狠的盯着江莺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这几天你在配合裴行之调查王家吗,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害了王家吗……你以为我为什么和你说这么多……你以为你能活着走出牢房?”

王震说完之后姜北莹得意开心的表情突然僵住,胸口一阵锥心刺骨的痛,压抑不住的一口血气直喷而出,姜北莹震惊的捂着胸口吐血软软倒在了地上。

“你……”姜北莹口中大口的鲜血汩汩流出。

王震看着姜北莹倒地,他阴森冷笑:“我和你说这么多就是为了看着你在我面前毒发身亡。”

姜北莹中毒的事情很快传到了锦王府,白芷急冲冲的跑去玄三居扑通一下推开门就来了一个跪地滑行。

夏九姜抬头看到白芷跪着飞扑到她面前,嘞个去,夏九姜还没死呢,白芷至于跪得如此华丽吗?

白芷气喘吁吁着急说道:“王妃……王妃……求求你救救我家小姐。”

夏九姜蹙眉说道:“你慢慢说,姜北莹不是被特赦了吗?”

白芷红着眼睛快要苦出来:“小姐她在牢中中毒了。”

夏九姜和白芷去牢房中看到王震的牢房外面姜北莹倒在地上,狱卒站在一旁也不敢乱动姜北莹,夏九姜看到大口的血液从姜北莹的嘴巴里流出沾染了大片的衣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