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史 废材王妃的人设立不住了

第83章 她这个奶奶是当定了

  

随着价格一再飙高,因为今天通四方的拍卖主题是江湖,所以非常多江湖中人前来捧场,毕竟都是刀头舔血的生活,有一身的武功但是金钱却不是张口就来的东西,所以看到天字号房和甲字号房的人一再把价格飙到了二十多万,现场有人坐不住了。

一楼不少人人脸色发青:“什么意思,一本破书叫到二十万两,我看这些人是通四方内部的人,故意超高价格的吧。”

“就是啊,怎么可能开价到二十一万两……还是黄金啊!”

“通四方要是没有拍卖医蛊毒典的想法,就不要拿出来拍啊,哄抬这么高的价位想要干什么。”

原本做讲解的女子眼神冷了下来说道:“通四方向来诚意待客,绝无哄抬物价的可能。”

一个彪形大汉的男人走了出来,他穿着寒城装扮的貂皮大氅,人高马大,站姿啊解说的女子面前简直有她两倍高大,他眼神凶狠的说道:“怎么,敢做不敢说啊,你们通四方用这样的行为来哄抬物价,你们给一个说法啊。”

这个男人一看就是来挑事的,通四方生意很大,庄主是江湖中人,在朝廷中也有一些背景,但是这么大的生意如果没有保护的手段,又怎么能够在王都站得住脚。

解说的女人浅笑嫣然,柔弱女子的模样看起来我见犹怜惹人疼爱,彪形大汉的男子想要给女人一个下马威,可是她眼神突然冷了下来,反手就把大汉给踢飞在地上。

原本看热闹的想要在男人教训这个柔弱女子,不断在一旁起哄,结果女人露了一手之后现场鸦雀无声,她像是变了一副嘴脸说:“想到我们通四方闹事?找死。”

四周的佩戴武器的清一色的青色长衫的小厮冲出来一把压制住了彪形大汉,通四方既然敢拍卖宝物,自然是有过人的背景让人不敢对其下手,居然有人敢到通四方闹事,活腻了。

女人大吼一声:“继续竞价,不想拍的都给老娘滚!”

果然人不可貌相,样子看起来弱不禁风,结果却是一个母老虎啊。

这下倒是没有人怀疑是通四方的人故意哄抬物价而超高价格,毕竟通四方是拍卖东西,就算哄抬物价也不可能把自个留到最后。

但是对方显然也是不差钱的主,最后甲字号房的人拿出‘斗’令牌一战高下。

斗牌是通四方的另一种叫价行事,通常是一样宝物如果最后有看客不差钱却一直价钱持续走高僵持不下的时候所使用的另一种类似武斗的行事。

斗牌者双方各派出一个人进行比试,赢的人可以不花分毫取得宝贝,而输的人不仅得不到宝贝,还需要支付最后叫价的钱财,替赢的一方出钱买宝。

甲字号房间的人已经拿出了斗牌,天字号房间有权迎战和拒绝,当然拒绝的话就没有继续竞价的权利,宝物就归甲字号房间所有。

夏九姜听君不问说了规则之后冷笑一声:“斗牌吗,既然不是比财大气粗的话,那我还真没有好怕的。”

说完夏九姜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走出了天字号房,去了一楼准备迎战甲字号房间客人。

一楼在医蛊毒典的面前摆放了一张梨花长桌,夏九姜气势汹汹的站在那儿,她倒要看看哪个不长眼的居然和她抢医蛊毒典。

夏九姜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突然一个有些似曾相识的声音从斜后方冒了出来:“居然是你!”

声音有些熟,听对方的口气像是认识夏九姜的模样,夏九姜奇怪的转头看了过去,夏九姜看到一张异域风情的脸,五官深邃,头发带着细微的自然卷。

这天生自然卷弧度简直就是让女人嫉妒,恰如其分的承托他那张瓷白的肌肤耀眼的眸子,这头发是做了离子烫吧。

男人看到夏九姜用一副震惊中还带着一丝的愤怒,他气呼呼的走到了夏九姜的面前,夏九姜仔细打量了一下男人,她冷嘲热讽的呵呵了一声:“你以为你脱了马甲我就认不出你了。”

男人正是前段时间大璃国寺里在东院别院劫持夏九姜并且把她当成了安雅公主的人。

男人哼了一声:“你以为你换了马甲我就认不出你了。”

很好,都是深入人心的印象啊,都被人一眼就认出了,冥泽想到那天晚上一连被夏九姜耍了好几次脸都黑了,再看到夏九姜居然是和她叫板争夺医蛊毒典的人,更是火冒三丈。

君不问站在夏九姜的身边看着眼前的人和她相熟的模样,脸上有一些阴晴不定的神色,他板着一张脸没有表情,但是可以感觉到眼神中散发出的淡淡寒意。

夏九姜嘀咕:“真是阴魂不散,怎么这儿也碰到他。”

冥泽气得不轻,他这张脸怎么说也是风流倜傥的人物,在南国也是迷倒了万千少女的心,结果这个夏九姜居然说他阴魂不散?

冥泽自顾自的说道:“你……我大人不记小人过,这个医蛊毒典你就不要和我争了,让我好了。”

夏九姜觉得可笑:“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

“你害了我三次,让我一个医蛊毒典怎么了。”冥泽怒道。

夏九姜嗤笑:“是你自己技不如人,那就不要怪我害了你啊。“

“你……你……你……好好好,你不肯让是吧,那就来斗!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夏九姜故意说道:“好啊,你说斗什么吧,不过我看你的样子也斗不出什么花招,毒也用不了几分。”

冥泽被夏九姜激怒,叫嚣道:“毒?好啊,那我们就来比毒,我们相互给对方下毒,当然……都不能下害死人的毒,谁解了对方的毒谁就赢了,怎么样,敢不敢。”

冥泽得瑟,他怎么说也是南国皇子,虽然没有南国圣女的控蛊的本事,但是对毒来说也是颇有心得,正好上一次在大璃国寺东院别院的时候,冥泽一直没有搞清楚,明明他下了毒,怎么她毫发无损!

夏九姜故意露出犹豫的表情。

冥泽以为她害怕了,压根没有发现夏九姜是故意引诱明哲来比赛斗毒,冥泽说道:“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刚刚我让你让给我,你偏不,既然这样你就得迎战,谁不敢比谁是孙子。”

夏九姜呵呵一笑,和夏九姜比下毒,真是找对人了。

孙子吗?她这个奶奶是当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