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史 废材王妃的人设立不住了

第35章 一块睡吧

  

夏府的闹剧结束,夏九姜也收拾好了东西离开了夏府,不过夏九姜把幽华留下盯着夏府的一举一动。

满春园人群散去,所有的热闹变成了寒凉,一夜之间魏姨娘、夏家三小姐,还有夏家小少爷走的走,死的死,本就人丁单薄的夏家更显凄凉。

林白雪和夏月儿回到了绫香院,林白雪气恼的说道:“这个夏九姜是什么妖魔鬼怪,临时起意的计划,她居然用什么蝴蝶把海棠给抓出来,怎么就有如此凑巧的事情。”

夏月儿怒目圆瞪:“夏九姜越是逃脱了算计,越是留不得!”

林白雪凶恶的说道:“还好海棠知趣,最后把所有的事情承担去了,要是把我们供出来,别说她就连她的家人也难逃一死。”

房门被人踹开,夏文涛走进了屋子里,林白雪面色一僵:“老……老爷……”

话还没有说完夏文涛一巴掌打在了林白雪的脸上:“是你收买了海棠!海棠一个丫鬟给她几百个胆子都不敢对小少爷下手。”

林白雪有些慌乱:“不是的,老爷……事情不是那样的。”

夏文涛动怒:“你平时要在府里怎么闹,我由着你,但是你居然连我的儿子都要害死,你真是胆大包天啊,再怎么说纯儿身上留着我夏家的血。”

林白雪没有想到夏文涛突然冲出来,也没有想到夏文涛居然听到了林白雪的话,她顿时有些结巴:“我……我……”

夏月儿跪在地上说道:“父亲,母亲的确是收买了海棠,但是她断没有让海棠害死纯儿,我们只是想要让纯儿受点伤,然后污蔑夏九姜因为魏姨娘和夏蝉的事情而虐待伤害纯儿,我们也没有想到海棠居然会害死纯儿。”

夏月儿知道现在即便撇清关系,夏文涛也不会轻易相信,还不如承认收买了海棠,但是绝对没有让海棠害死纯儿。

果然被夏月儿这样一说夏文涛的脸色缓和了不少。

夏月儿声色俱下:“父亲,母亲和你成亲多年,母亲向来知书达理,母亲什么样的人难道父亲不清楚吗,就算纯儿不是她的孩子,她也断然不会做这种害人的事情。”

夏文涛想到了和林白雪第一次见面的画面,林白雪一身素雅的梅花裙,轻抚琴面琴音如痴如醉,夏文涛的才情无人能懂,但是林白雪却让夏文涛感觉到久旱逢甘霖,终于有一个人能够知他懂他,再加上她是关远侯之女,娶她能够有助于仕途。

只不过装模作样的接近,却还好似甜蜜回忆一般可笑。

夏月儿着急说道:“母亲也是一片好心,想要为了我来对付夏九姜,没想到会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求父亲饶命。”

夏文涛气得颤抖,最后拂了拂袖子说道:“要不是因为轩儿就要回京,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这几天你好好在绫香院中反省吧。”

夏文涛说完之后气得甩袖走人。

夏明轩就要回京了,夏明轩已经荣升少将,年纪轻轻前途无限,是夏文涛最得意的儿子,也是林白雪和他的儿子。

林白雪眼睛一亮,顿时有了一种底气,轩儿回来林白雪就多了一个左膀右臂,要对付夏九姜还不是轻而易举。

另一边 君不问和夏九姜回到了锦王府,让孟老意外的是君不问居然带着夏九姜去了玄三居,玄三居可是君不问的寝室!

君不问上了床拍了拍旁边的床位说道:“上来吧,天色已晚,今天又在夏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早点休息。”

君不问这幅模样夏九姜呆滞了几秒说道:“到了锦王府就不用做戏了吧,我回我的西苑便好了。”

夏九姜一心想着,在这儿起居也太不方便了吧,她还要研究蛊虫呢。

君不问看着夏九姜,眼神冷幽幽的说道:“到了锦王府你就不想和本王有接触?”夏九姜这是想要做什么?欲擒故纵的戏码?

夏九姜诧异,君不问啥意思,怎么搞的是个女人就要和君不问有接触呢,虽然君不问有傲人美色作资本,但是也不是所有女人都花痴凑上前。

君不问眼神犀利阴冷,夏九姜莫名一僵:“这话怎么奇奇怪怪的,锦王府里又没有眼线什么的,我们也没有必要做戏了吧。”

夏九姜纳闷,她怎么感觉君不问有些生气呢?为什么生气,不用做戏还不开心,难道是演戏演上瘾了?

君不问嗤笑一声说道:“这可不一定,锦王府就算是什么铜墙铁壁,但是丫鬟仆人众多,要是你一回到锦王府就和我分房,恐怕就会有人怀疑我们。”

夏九姜蹙眉,君不问的锦王府,这么不靠谱吗?居然连其他皇子的眼线都有?

不过夏九姜乖乖的爬上了床,反正又没啥损失,还能够享受王爷的待遇。

君不问有些不痛快的说道:“快躺下吧。”

这个死女人,多少女人等着对君不问投怀送抱,他主动让出了半张床,夏九姜居然还想要回西苑?

夏九姜躺在床上,别说……夏九姜还真有点累了,君不问的床还真是舒服,绸缎锦织的丝滑面料,柔软的让夏九姜眼睛打瞌。

君不问一个翻身手楼主了夏九姜的腰。

夏九姜惊得闭上的眼睛倏然瞪大眼睛:“你……你干什么!”

君不问闭上眼睛试探道:“反正你睡着了之后也会对我上下其手,还不如先抱着好了。”

夏九姜慢慢平息了怒意,她说道:“好像这么说也没错。”但是怎么感觉很奇怪呢。

君不问有些不悦,夏九姜居然还嫌弃他?

在丞相府的时候夏九姜对君不问上下其手,到了玄三居却反而不想和他接触,如果夏九姜是有人刻意安排到君不问身边的话,夏九姜这样的表现岂不是说不通,难道是君不问多虑了?

这个时候玄三居的房门趴了两个人,捅破了一个窗户眼中传来嘀嘀咕咕的声音:“让我看一眼,快让我看一眼,你都看了百八十回了。”

夏九姜蹙眉,外面轻声细语的声音传到耳边能够分辨出门外有两个人在靠近。

夏九姜诧异:“还真有眼线啊。”

君不问嘴角上扬一抹笑意:“所以和你说了,再任何地方都不能放松警惕。”

“那岂不是累死?”夏九姜嘟嘴。

累?多少女人会幸福死,夏九姜居然觉得和君不问秀恩爱很累?

君不问撇了一下屋外的人影,就让他们当一下观众好了,不然怀里这个人精可不好糊弄。

孟老被夜杀挤给开了身子,夜杀偷过窗户眼看到屋内的情况之后僵硬得动弹不得。

孟老说道:“看到了吧,起开,居然推老人家,尊老爱幼懂不懂。”

夜杀在门外嘀咕:“肯定是王妃觊觎我们家王爷的美貌,上次王爷病发的时候,王妃也是主动爬上床,这次居然敢对我家王爷上下其手。”

孟老敲了夜杀的额头一下:“你瞎了眼啊,没看到我们王爷的手都搂上去了,我们家王爷开窍了,你这个傻子还没有发芽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