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奇幻 重生之造化医圣

【047:愚蠢至极;月婵烦恼】

重生之造化医圣 长生苹果 3790 2021-06-02 09:29

  

  月婵所担忧的事终究发生,看着满身酒气,此刻正得意洋洋的陈韵凡,月婵心中的气愈发难以遏制。

陈韵凡的愚蠢已超乎她的想象,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陈韵凡就将苏东如此冒然的压来,而且还自认为做的很好,这已不是愚蠢,而是完全没有脑子!

苏东现只是有嫌疑,这个嫌疑也只是笼统的嫌疑,在江南餐饮公司和文化餐饮公司被袭击事件没有定论之前,所有与这件事有巧合或者有些微关系的人都是嫌疑人。

月婵昨天前去探查,之所以没有表露身份,就是怕引起苏东的戒心。虽然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可以直接表明苏东和江南餐饮公司和文化餐饮公司被袭击事件有关系,但月婵总觉得苏东并不像表面这般简单。

从接到千字一号的命令后,月婵便一直在调查苏东,苏东至一月前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学子,但这一月以来,却频频出现奇事。

他先是性格大变,在学校一展其威,将前来滋事的学生一顿教训,二是在雍城市治好了雍城市第一医院都已束手无策的重伤周广友,除过这些,月婵还从仁和堂邻里处打听到,苏东竟将他父亲苏谦的帕金森综合征治好了,而且最近还在为省纪检委书记,省委常委柳向荣治病。

这种种事情让月婵都很为惊讶,她越是调查了解,越觉得苏东很不简单,苏东仿佛就是一团迷雾,越深入越觉得他深不可测。

但这一切,都只是从一月前才开始的,而之前,苏东只是一个普通的学子,因为家门的衰变让他更变得有些懦弱,但现在他却变的如此神奇,这让月婵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苏东得到什么奇遇,已不是寻常人。

月婵本是打算装成一个病人,先和苏谦、钟灵打好关系,然后再趁两人放下戒心时,以聊家常的方式了解这件事的真正来龙去脉,了解苏东和江南餐饮公司和文化餐饮公司被袭击事件到底有无关系。

本是顺水成章的事,月婵都已准备按照钟灵所说的,明天再去一趟仁和堂诊所,依她的能力,就算没病想装点病,也是很简单的事情,根本不会引起苏东等人的怀疑,但这时,陈韵凡却将苏东冒然压来了。

月婵的计划瞬间被打乱,看着还得意洋洋的陈韵凡,月婵心中愈发难以遏制。

“你…”

月婵极力将自己的情绪压制住,此刻已不是再训斥陈韵凡的时候,陈韵凡的愚蠢行为是打乱了她的计划,但面对还要继续下去的案件,月婵不得不重想办法。

“你们先出去。”

月婵沉声道,既然陈韵凡已经将苏东带来,那么现在就不得不提前问询了。

“你们都出去。”

陈韵凡丝毫没有注意到月婵极为不好的表情,得意洋洋的朝着一众组员说道,言下之意,分明便是自己要留在房间里。

“你也出去!”

月婵突然大声的呵斥道,这一声,让站在一旁的苏东都一个激灵。

在场的组员好像看出了月婵的愤怒,连忙转身离开了房间,只有陈韵凡还站在原地。

“月,你在给我说话吗?”

陈韵凡疑惑的看着月婵,仿佛很惊讶月婵会有这副语气。

在陈韵凡看来,苏东是他抓来的,他可是立了大功!月婵她自己都做不到的事,他帮忙做到了,月婵非但不表扬他,而且还对他这般语气说话。

“我再说一次,不要叫我月!”

月婵的脸色愈发难看,看着还自以为是的陈韵凡,月婵再难控制自己的情绪。

“出去!”

“凭什么,我…”

陈韵凡还想狡辩,可突然,一股庞然的真气直面压迫而来,让他顿时没有了声音。

真气中带着明显肃杀之意,这让陈韵凡不由震惊的抬起头,只见月婵此时正冰冷的盯着他,一双眼眸里毫无半点人情,满是肃杀之意,这让陈韵凡不由心生颤意。

月下玫瑰,这才是真正的月下玫瑰!

陈韵凡甚至都觉得,如此他此时再不出去,月婵真的会对他毫不留情。

“出去就出去…”

陈韵凡虽然心中微有些怕意,但常往以来养成的纨绔性格,让他嘴上依旧不甘示弱。

“月,有什么事你随时叫我,这小东西就是欠折磨,他如果不配合,你告诉我,我让他生死不如。”

陈韵凡蔑视的扫了苏东一眼,随后在月婵愈发难看的目光下,走出门去。

陈韵凡的离开,让月婵也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这陈韵凡死赖着不走,那她也没有任何办法。虽说刚才她在愤怒之际释放了真气,明显带有威胁陈韵凡的意思,但那只是一种威赫的手段,实际上,月婵她并不能将陈韵凡怎么样。

望着陈韵凡的背影,月婵极为头疼,她实在想不通千字一号高层为什么要将这个毫无是处,只是一个累赘的纨绔公子放在千字一号这么庄严的组织里,难道只是为了笼络陈家吗?但陈韵凡的存在只会让黄组的工作愈发难做,长久下去,黄组也会受其影响,变的组风不振,对于其他的组员,她也不好再管理。

月婵摇了摇思绪繁重的头,随后将目光放在苏东身上,她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间,还有一个苏东摆在面前。

“你好,我叫月婵,千字一号黄组组长,负责这次江南餐饮公司和文化餐饮公司被袭击事件的调查。”

月婵直接开门见山,并没有再隐藏自己的身份,因为她很清楚,陈韵凡肯定将自己的身份已经告诉苏东了,她再藏着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你好。”

苏东只是轻描淡写的点了点头。

“我们之前见过了。”

迎着苏东淡然的表情,月婵顿时有些尴尬,不由笑着说道。

“实在很为抱歉,如此冒昧的将你请来,是我们做的不好,我代表陈韵凡向你道歉,还请你理解。”

“理解,怎么能不理解,也不敢不理解。”

苏东说道。

“我们平凡人在你们眼中只是一件东西,一个物体,连活物都算不上,更别说人,陈副组长告诉我,千字一号是一个说我死我就必须死的组织,凌驾于法律之上,他更是警告我,会让我生不如死,如此厉害的组织,我这一个平头百姓怎么敢不理解?”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