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奇幻 永世契约

第六章 神赐技能之珠!

永世契约 幻乐逗痘 4480 2021-06-02 09:30

  

  永契鼓圆了眼,“非法同居”等一系列名词涌入他纯白色的大脑,世约也猛得一皱眉头。

奇扬看了看两人指头上的红绳,下午带两人参观太粗之镇是无意中发现时的震撼感又上心头。但他却什么也没问,说:“那我以后就搬去和铁子一起睡吧,老管,安排人整理……”

“奇扬,不要,你是一派之主,怎能因为我们而屈就你呢?”世约连忙阻止到,“一间房就行了,不过务必要两张床。”

永契也连连颔首,说:“就这么安排了吧。”

奇扬的眼中多了几分欣慰,,又向管家说道:“那就准备一间房,两张床吧。”

谁知,老管家又皱起了眉头,永契和世约的心都提到嗓子眼里,果不其然,老管家缓缓的说道:“玉始者,床也只剩一张了。”

两人觉得有一道旱天雷,直往他们劈地焦头烂额。

“但是那,你们听我慢慢说,”老管家缓慢的语调直吊着两人的心,道,“仓库还有一个草席,两位就凑活着用吧。”

两人长长舒了一口气,却又异口同声地说道:“我睡草席吧。”

奇扬看着露出尴尬的笑的两人,便连忙圆场道:“永契,你是男孩子,你睡草席吧。”

永契的头像小鸡啄米似的,朝奇扬伸出个大拇指。奇扬隐隐一笑,道:“世约就随随从去洗漱一番吧,永契跟我来。”说着,就朝屋外走去。永契不解地说:“为什么往外走啊?”

“高级,是露天的。”奇扬指着不远处两个云蒸雾缭的池子说道。

“哇!好高档的样子!”永契一甩衣服,一闪身便往第一个池子跳去。奇扬惊慌地大喊:“永契,不要啊,第一个池子里是地心之水,用来消菌灭毒的,死猪上去都要脱层皮的啊!”

“扑通——”

奇扬慌了神,也不管地心之水的高价,连忙打开排水管道,急切的双眼看着平静的水面。突然,一团黝黑发亮的头发从水中钻了出来,打趣的从口中吐出一道水柱,乐呵呵地朝着奇扬说:“哪里烫了,我还觉的有些冷那。”

这似乎雄辩地说明了永契的皮已经比死猪的还厚了。

其实也很好理解,对于掌控光明之火的永契来说,还有什么算是烫的呢?

世约那儿则是一贯得安静如初,只是女孩子洗的慢了点,回到宿舍后,永契已经在草席上躺下了。她想起了早上被打断的话题,便问道:“永契,你今后除了助力奇扬的梦想,还有什么打算,说出来吧,说不定我能帮上忙。”

世约静静地坐在床边,背对着他等待着回复。但漫长过后,等来的却是永契打雷似的鼾声。她忍不住回头一看,红润而健康的脸庞上,有两道浓墨掠写成似的剑眉,如黑曜石般的发丝末端点染着丝丝火红和亮金,就像是旭日激射出的光明凝成似的。宵夜还残留在他做着美梦的嘴角,世约不禁噗嗤一笑,回想起今天早上永契面对扇发少年的样子,心中的好感萌发地越发快了些但她又猛得转过身去,甩了甩头,端坐在床上,召出玉魄平殇修炼剑力。慢慢地,一粒粒流光凭空凝成,汇入剑心之中,不久,整把剑就隐没在一片光辉之中。

但是世约却没有注意到,永契的身旁也凭空出现了玉中泛红的光粒,不断融入永契的身体之中,一直到世约也困乏了,停止修炼才结束。

“母亲,母亲,不别走!别!啊!”

永契从梦中惊醒,小小的胸剧烈的起伏着,手中紧紧握着那湛蓝色的坠子,看向窗外朝阳明媚的景色,又低下头泛起了泪花,却猛地发现自己的被子竟被自己踹地远远的,而此刻,自己身上,除了一条小内内就全都不剩了。他猛地一把抓起被子,看向世约。幸好世约离窗台远,阳光还来不及叫醒她。银白色的长发有着一种奇异的光彩,一直披到肩上。永契这也才注意到世约的左膀上竟然有一个巨大的月牙状伤疤,像一把把针,扎着他的眼。

永契穿好衣服,也不去洗漱,便坐在自己的草席上,回想起昨天面对扇发少年的时候,一个技能都不会的自己太鸡肋了,连朋友都守护不了!所以,当务之急是熟悉一下明曦荡浊的各项能力,再领悟下技能。

永契的手抚摸着剑心,顿时大吃一惊,自己的内力等级昨天还是地阶萤火瓶颈,怎么睡了一觉就变成地阶流光?

永契才是个低阶聚曜剑宗,怎么会有地阶剑灵级别的内力呢?原因很简单,过去五年里,永契除了上学,钻研武术外,把同龄觉醒者用来修炼器力的时间都用来修炼内力了,你说,能不高吗?

不管怎样,永契心中还是甜滋滋的,这样就离返回原先的世界更近了一点。他熟知了明曦荡浊的能力值后,不禁就鼓圆了金光闪闪的双眼,可知明曦荡浊能力给他带来的震撼了有多大了。永契又把指头向上一引,便有三颗珠子跳将出来,其中两颗闪着七彩的光辉,而有一颗比较大的珠子只闪着异常亮的金色光辉。

“奇怪了,这天赐技能之珠进阶一次才一颗啊,我怎么会有三颗呢?”

那颗金色的珠子竟像有生命力一般,正在房间内四处游动,恍惚中,还从中听到了一丝肚子叫的声音。

“就让他先玩吧,我先领悟这两颗。”永契的手伸向两颗浮在空中的珠儿,轻轻一触,珠子便化作七彩的粉末向永契的头上笼罩而去。他轻合双眸,进入冥思。

许久,永契终于领会了两大技能,欣喜的合不上嘴,便寻找着原先四处游动的金珠。谁知那珠子井恬不知耻地蹭在了世约的被子上,从那初具规模的隆起中,不难知道藏在被子下面的是什么了。

好贱的珠子啊!永契心中惊呼道,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它。但又不能放任着它那么猥琐,毕竟,这是自己召唤出来的啊!永契的猛得一咬牙关,才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趁世约没醒,赶紧把这好色的珠子拉出去枪毙!

只见他蹑手蹑脚地靠近世约,在离床头一步的地方站定,伸长了手向珠子抓去。不知为何,这回珠子倒还挺安分,永契顺利地用两个指头夹住了它,便连忙转过头去正欲离开,谁知,世约竟鬼使神差般地翻了个身子,于是那隆起的“山丘”就这么在永契的两指下滑了过去,虽然隔了层被子,但对于还是处男身的永契来说,还是让他一阵手麻,脸颊也微微发烫。他猛地向后一窜,但脚却一软,“啪——”一不小心就摔了个底朝天。

世约终于被惊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着面色已然变成赤红而又呆若木鸡的永契,连忙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坐在地上。”

永契不知所语,但他不断发颤的两指上,金色的珠子却越发的兴奋,竟像个跳水运动员一般从指头上起跳,一连转了数十圈便到世约面前,活泼地滚来滚去的。

世约先是一惊,又是一喜,乐呵呵地向永契说道:“恭喜你了,这是金色品质的神赐剑技之珠!”

“那个,世约……”永契的心中敲起了小鼓。

“怎么了,看你一脸怪异的样子。”世约看着蹦到她伸出被子的手掌上的金色珠子,疑惑地问道。

“……神赐剑技之珠是什么?”永契最终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因为他心里清楚,自己嘴巴笨,肯定解释不清的,他可不想失去世约这个好友。况且,有时候,善意的谎言还是有必要的。

世约说道:“神赐剑技之珠,只有器品是红色或以上的才有机会获得,效果十分强力。不过,要领悟神赐技能之珠,需要一定的契机。“

永契这才站起身,缓缓点了点头。

神赐技能之珠依旧在世约掌心跳跃着,并且越跳越高。世约莞尔一笑道:“它好像很喜欢我呢。”

可永契看着嘚瑟的珠子,真想把它吊起来打,便问道:“要怎么让它回剑心里面去?”

“你指着剑心,说声归就好了。”

“归!”

金色的珠子竟有些恋恋不舍,许久才挪回了剑心之中。

永契逃也似地走向了门,说:“你自便,我去门外等。”便关上了门,倚着墙,看着自己的指头,刚刚一瞬的微妙感觉又上心头,他不由得又面红耳赤,令他惊奇的是,心中除了自责外,竟还有一丝甜蜜,也许,自己真的对她产生好感了吧!太过稚气的头猛得一甩,忽然,房间内传出了世约的声声呼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