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灵异 快穿之打脸渣男系统

第三十章 稳重深沉明姝特勤,仲夏赢得比试!

  

第二天,部落里的人比一般时候更早醒来,洗漱吃罢早食纷纷赶到校场旁观比试,昨天小可汗和明姝特勤的比试让他们大吃一惊,不知道今天他们会不会让人更加惊艳呢?

校场之上,狂风将旗帜吹得猎猎作响,战鼓声雷雷,仲夏拍了拍身边油光水滑的三河马,无比嚣张地对明姝道,“今天小爷将天狼神附体,将你打得落花流水!”

另一边明姝正在替他的马梳理毛发,闻言淡淡道,“好的,我知道了,很期待。”

仲夏气得咬碎一口银牙,恨不得扑过去咬死他。

高台之上可汗和明飞公主坐立其上,可汗哈哈大笑,声音震耳欲聋道,“今日看见这么多骁勇善战的勇士,真是我草原之福啊,各位勇士一定要拼尽全力,展现我部落的雄风!”

台下众位勇士纷纷看向仲夏和明姝,这两位是草原上数一数二的勇士,在场这么多人几乎全是来看他们的,其余人只能算陪练。不过草原儿郎永远不服输,只求全力一战,皆道,“战!战!”

战鼓声雷雷,仲夏崔动坐骑瞬间扬起一片尘土,不愧是顶级的三河马速度像风一样快。校场里兔子们埋头乱撞,而场上的勇士们以猎到的兔子多寡分胜负。

仲夏张弓搭箭“咻!”地射中一只兔子,很快场上的兔子在勇士们的射杀下只剩下几只。仲夏骑马看向明姝,这混球的猎物和她相差无几。

仲夏拉紧缰绳,马儿向明姝那边疾驰而去,拉弓搭箭射去。明姝正瞄准奔驰的兔子,即将射出,“咻!”的一声,下一刻兔子上已经插上了仲夏的箭。

仲夏昂首挺胸地坐在马上对明姝笑得嚣张无比,明姝淡淡看了她一眼,调转马头向校场另一边而去,端的是不与小孩儿计较的姿态。

仲夏险些气死,这混球太过分了!

接下来每当明姝即将射出一箭之时,仲夏都会提前射中他的猎物,然后笑得得意又无耻。

草原儿女都善于骑射,对二人持不同的看法,

“小可汗骑术箭法比昨天进步了很多啊,这样下去谁输谁赢还真不确定。”

“明姝特勤虽然被夺取了猎物,但一点也不急切,不愧是我部落的特勤啊。”

“小可汗总是夺取明姝的猎物,这样不太好吧。”

旁边的人呵斥道,“本来就是你输我赢的事,少学那些中原人罗里吧嗦,再说我就揍你!”

就在旁观者们以为明姝将会一直忍耐下去的时候,他掉转马头向仲夏而来。

狐狸眼里不同于平时的深沉,此时散发着迫人的锐利之气,他慢悠悠道,“你知道雄鹰如何抓取猎物吗?”

仲夏歪嘴挑眉地挑衅道,“怎样?!”

明姝瞬间拉弓射出一箭,锋利的箭从仲夏耳边急速射过,她甚至还能听见那只箭发出的破空之声,鲜血滴落,一缕头发落下。

一时间校场噤若寒蝉,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场上的两人。

高台上,明飞公主握紧了手绢。

仲夏摸了一下耳朵上的血痕,捻起发丝,笑了。

场面一触即发,仲夏驾马别住明姝的去路,扬起漫天的沙土。

明姝掉转马头越过仲夏搭箭就要射中兔子!

仲夏急速射出一箭击在明姝的箭上,“叮!”的一声两支箭都掉在了地上,兔子仍然在快速奔跑。

仲夏射出一箭,同样被明姝击落。

场上二人你来我往,惊呆了场外的一群人。

高台上可汗大笑一声,“哈哈,好啊!我草原儿郎就该是这样勇猛!”,说着有意无意地看向明飞公主,递了一杯茶过去道,“可敦坐了许久累了吧,喝杯茶。”

明飞公主用手绢掖了掖额角,淡淡道,“多谢可汗。”,却不接那杯茶。

众人都看着,可汗一时面上无光,这时一只白腻的手臂搭上可汗的脖颈,媚声道,“可汗不如将这杯茶给妾吧,妾定当好生珍惜。”

可汗大笑一声“好!”,却不将茶递给那女子,随便她拿不拿都不在意。

............

校场上现在只有一只活的兔子了,胜负在此一举!

仲夏右手拉弓,左手从撒袋里掏出三只箭同时射出!箭呈三角阵型向兔子包抄过去!突然从明姝那里同样射出三支箭打乱了阵型,功亏一篑!兔子跑了。

仲夏怒目而视,明姝一双眼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露出一个极富挑衅意味的笑,“呵!”

仿佛感应到了二人的心声,战鼓声突然激烈了起来!

二人同时搭箭拉弓,三支箭分别向对方急射而去,发出破空之声!

大可汗大喊“不可!”

明飞公主大喊一声“仲夏快躲开!”

仲夏一脚踏在马上腾飞而起躲过,明姝背部下压仰面躲过。

三息过后,二人稳稳当当地坐于马上怒视对方。

明姝挑衅道,“你想不到一夜之间进步如此之大,好像昨天你输给我的那一场是假的呢。”

仲夏冷笑道,“都说了那是小爷特意让你的,接下来必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场外之人仿佛看见二人的目光碰撞发出激烈的火花!

二人同时飞身而上,在空中以腿为鞭过了几招,错身之时又锤了对方几拳,然后落到对方的马上。

仲夏龇牙咧嘴地揉着胸口,这混球完全没有留力,打得她险些吐血!看到明姝一脸菜色显然也不好受,仲夏嚣张地笑了。

仲夏拍了拍身下的马,一脸坏笑道,“你这马......很不错,我很喜欢。”,暧昧的语气好像在说你的老婆不错,我很喜欢。

在场的男人都懂,互相挤眉弄眼地笑出声。

明姝眯着眼睛咬牙切齿道,“我身下这匹也很不错。”,暧昧才是这句话的精髓,可惜他没有说出来。

仲夏得意道,“这种马我还有很多,只不过听说你这匹马从小亲自喂养,独一无二呢。”

明姝气得咳嗽几声,仲夏趁机飞起一脚!

明姝以手臂格挡,仲夏顺势坐到他身前,重重一拳击出!

此时二人坐在同一匹马上,面对着面姿势很暧昧,明姝原本打算再格挡!

却见仲夏灿然一笑,她耳边头发编成辫子束于脑后,青丝飞扬,额间佩戴一块晶莹的红玉却不及她眼中的神采,少年秀美而张扬,笑容狡黠,在阳光下仿佛天神降世,明姝一时竟然痴了。

仲夏重重将明姝击落于马下,张扬地骑着马绕校场一圈,场中全是她得意又快活的笑声。

停在明姝身前,仲夏居高临下,丝毫不介意痛打落水狗,“小小特勤竟敢在本小可汗面前叫嚣,哼!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天狼神附体!”

明姝将手臂上的布带绑好,不理她,仲夏更得意了。

稍作休息之后,第二场比试开始了。

这一场比得是身手,赛场上明姝显得心不在焉,尤其是在仲夏凑近攻击的时候。而仲夏原本打算给他一拳,没想到这混球莫名其妙脸红了,搞什么?!

这场比赛仲夏很容易就胜出了,因为明姝那混球根本没想还手!难道是瞧不起本小可汗吗?!

高台上大可汗宣布仲夏获胜,仲夏气鼓鼓地瞪着明姝,而明姝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明飞公主捏着手绢替仲夏掖了掖额角的汗水,仲夏眼睛里闪着光道,“娘我赢了,我没有辜负你的期望。”

明飞公主顿了一下,然后轻柔道,“耳朵出血了,擦擦药吧。”

仲夏轻声讨要奖赏,“娘,您帮我擦吧。”,语气小心翼翼的。

明飞公主接过音娘手中的药盒,迟疑了一下,最终狠心道,“娘有点累了,你自己擦吧。”,说着只留给仲夏一个远去的背影。

仲夏嗤笑一声,眼中晦暗不明。

既然对女儿尚存人母之心,又为何从出生起就毫不留情地利用她?明知她不可能当上可汗之位,却鼓动她争夺,好让你趁乱夺取情报送回大元?最后弃她而去并且害她失去所有最后死在沙场上!

这样的母亲,不要也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