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现代言情 穿成三个萌娃的废柴娘亲

第16章 落魄的崔家人

  

帝小雨眼泪汪汪开口。

她真的是太笨了!

哥哥是七品炼丹师,她却连个一品炼丹师都不算,刚才带着帝云卿逃走,慌乱间更是将手腕上的空间链给弄丢了!

连带着空间链里的丹药都没了。

以至于眼下看着帝云卿重伤昏迷,帝小雨又打不开帝云卿的空间戒指。

直接就束手无策……

“是你。”

陆颜霜记起来小丫头,是之前喊她漂亮姐姐来着的那个妹妹……虽然在那么尴尬的情况下,陆颜霜根本就没搭理,穿好衣服就跑了。

陆颜霜放下车窗帘,干脆从马车上下来。

对疑惑的崔母匆匆叮嘱了句,又安抚好三个小宝,她跟着帝小雨过去看了眼帝云卿的情况。

确实很糟糕。

“这下手的,看来是想置他于死地啊。”陆颜霜开口。

不是毒,帝云卿这纯属伤势过重。

帝小雨闻言于是眼泪落得更凶,“都怪我之前把丹药都弄丢了,不然现在就可以救哥哥了。”

“丹药?”

“是,哥哥是炼丹师,平日里给了我好多保命的丹药,偏在刚才都弄丢了。”帝小雨哽咽,“就算哪怕是剩下那么一颗固元丹也好……”

又被陆颜霜抢白,“固元丹?”

眉头微蹙,陆颜霜又想到了她之前所炼制的那三瓶‘失败品’。

帝小雨泪眼朦胧看她,这时仿佛察觉到什么,“漂亮姐姐,你有固元丹吗?”

“我……”陆颜霜又尴尬。

“能炼制固元丹的材料,我这里倒是还有一份。”

至于固元丹……

陆颜霜讷讷,“我之前倒是尝试着炼制过,可惜就是都失败了,一堆的残次品。”

虽然闻起来挺像那么回事,但陆颜霜也不敢随随便便断定,那玩意儿真的能救人。

帝小雨听着却是眼神一亮,“真的吗?漂亮姐姐你练过固元丹?是失败品也没关系的,一样可以救哥哥!只要哥哥能醒过来打开他自己的空间戒指!”

陆颜霜:“……”

这也行???

对救人,她一向不太在行。

弄死人下损招倒是在行。

不过见小丫头坚持,还让陆颜霜等她哥哥醒过来,再付给陆颜霜丰厚的酬劳……

“那个,倒是不必了。”陆颜霜直接就是摆手。

本来就是没用的玩意儿。

她大方的直接送了帝小雨一瓶。

“谢谢漂亮姐姐姐!等我哥哥……”而帝小雨刚将丹药接过,话未说完,那面色又是猛地一变。

小丫头好像是匆匆意识到了什么。

收好丹药,就转身去扶躺在地上昏睡着的帝云卿,一边快速对陆颜霜解释,“有人追过来了!但是漂亮姐姐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连累你的,我这就带哥哥走!”

小丫头一边说着,陆颜霜看她跟大变活人似的,原地很快多了只同样伤痕累累的大白虎,带着兄妹二人转眼跑走……

陆颜霜:“……”

她都没来得及说,那固元丹最好还是谨慎服用吧?

毕竟,以前的她可是只会练毒死人的东西……这要万一,真出什么事了怎么办?

当然,这个念头仅仅也就是在陆颜霜脑中过了下。

转眼消散。

作为一个在前世疯狂练毒,甚至都不怕把自己给毒死,最后练就出万毒不侵体质的陆颜霜来说……

关心一对素未相识的兄妹?

她好像还没那么热心肠。

等帝小雨一走,陆颜霜也就吩咐车夫直接进城,有三个小宝和崔母在,陆颜霜也怕这地儿会变成是非之地。

到崔家时,陆颜霜也提前遣散了护卫和厨子仆妇,仅留下一辆马车,然而眼下……

陆颜霜一行五人站定,就是大眼瞪小眼的看着眼前破破烂烂的崔家。

“这……”连崔母也茫然,“十年前,我曾回过一趟仓州,那时的崔家明明还不是这样的。”

陆颜霜:“……”

都十年了!

陆颜霜突然想到,之前在马车里崔母对她所提过的,如今的崔家是没落了,比不得从前……但是这落魄的程度也太跳崖了!

据说,曾经的崔家辉煌时期,那可是连十个陆家那也比不上的。

“吱呀”一声。

在五人敲了半天崔府大门后。

大门终于从里被人推开,疑似管家身份的老头出现,“请问,你们找谁?”

而在另一边大门后,一个脏兮兮拿着半个窝窝头的孩子也跟着探了头出来。

又瘦又小,瞧着像是才三四岁的样子。

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对陆颜霜一行人的好奇。

尤其是在视线落到三个手牵手的小宝身上时……

崔母这时泪目,看着眼前垂垂老矣的杨管家,哽咽开口,“是我,五小姐。杨管家,你不认得我了吗?”

不过是十年未归。

崔母怎么也没想到,崔府的变化会是如此之大。

杨管家闻言就是眯着眼看人,老眼昏花的,好半天都没认出来……好在随后,崔家主就来了。

“大……大哥?”崔母认出来人时,得知大哥就是现如今的崔家家主,不由又是一惊。

“那父亲呢?父亲他不会是!”

崔母说到这,突然就不敢再开口了。

崔家主皱着眉摇头,“父亲没去,只是病了,已经多年不曾出过房间,如今连床也下不了。”

崔母于是又松了口气。

然后就那么吊着半口气在心尖,不上不下的滋味。

没过两分钟,崔家主的二儿子也跟着闻讯而来。

在得知崔母带着陆颜霜母子四人上门投奔的来意后,二儿子崔海潮第一个跳了出来反对。

“那不行!五姑姑你难道看不出崔府如今的窘迫,连再多塞一个孩子进来都养不活,更别提你这还带了四个人回来!古语有云,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那陆家眼下再难,还能真把自己女儿和外孙打死不成!”崔海潮冷笑。

在他音落,朝着大门这边又是一阵轻巧脚步声。

人未到声先至,“海潮弟弟,是姑姑她回来了吗?”声音含着喜悦。

随之,身着青色布裙的大姑娘出现,脸上蒙着面纱,即便如此,却依旧挡不住她右脸上那块几乎横跨了半边右脸的黑疤。

而崔母只一眼便认了出来,高兴得想迎过去,“月月!”

大姑娘崔月月当即笑弯了眸,加快脚步的飞奔过来,手抓住崔母,就是热络开口,“姑姑,你已经好多年没回崔府来看看了。连祖父都病倒在床六七年了。”

“怎么会!”崔母震惊。

崔海潮这时冷哼了声,似是不屑,“当初祖父刚病倒时找你们陆家求救,你这个陆夫人对此不闻不问,怎么眼下这么多年过去,你反倒是想起来猫哭耗子假慈悲了?”

“海潮!住口!”被崔家主给冷喝。

亦是一脸为难为色,崔家主也不想收留崔母。

别提什么曾经的兄妹亲情,眼下崔家都是自身难保,而这一点,陆颜霜从崔家主刚出来那一刻便看穿了。

她倒是也不打算强求。

正要开口,让崔母随她离开,一个丫鬟模样打扮的下人便从府外跑了过来,直接越过崔母。

急匆匆对陆家主道:“家主,不好了!咱们布坊出事了!再不过去就连这最后的布坊都要保不住了!”

听得崔家主一头雾水,又被最后一句骇的心口狂跳。

“说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