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谁与争锋之阎王秦川

第六章、夜谈

  

  阎王收拾完龙飞鸢之后,大家又回来吃饭,打个架几分钟的事大家继续喝酒聊天,也不知道咋的了孟婆回来之后也喝了三大杯红酒,这些人都喝酒了晚上也别回去了,龙老更是高兴了敞开了和阎王等人还有龙天魁喝酒,听战轻狂说龙老爷子得有一年没这么喝酒了,席间龙天正明天还要开会就提前离开了,第二天王语凝还要上学,正好龙飞飞在燕大附近有一个房子,王语凝也决定跟龙飞飞一起住所以龙天罡也去送两个女孩回去了。

夜晚龙家老宅院子里面三个人趴在地上做俯卧撑,一个男人坐在一个石头桌子旁边的凳子上喝着水看着月亮。

“1000”几个人做完站了起来。

“休息五分钟一会儿在做一组”阎王风轻云淡的说道。

“教官,因为点啥啊?不对啊!我现在不是集训了我为什么还要跟着遭这个罪啊?”龙飞鸢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花猫你信不信我揍你?”判官一把把龙飞鸢搂在怀里伸了伸拳头。

“那个、、、、判官老大我就当陪陪你了!”龙飞鸢也不敢再废话,因为上次阎王他们去自己的小队视差自己就被判官收拾了一顿,整整一个礼拜没起来啊!反倒是孟婆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

“你这算体罚战士吗?”龙飞雪端着一个茶盘上面放着一个茶壶和几个杯子说道。

“龙小姐”阎王马上站了起来。

“别这么客气万一相处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变成夫妻了你还这么客气吗?”龙飞雪直接坐到了阎王的旁边说道。

“龙小姐,您就别跟着起哄了!我都不知道老领导咋想的,怎么就得是我呢?”阎王有点无奈的也坐了下来。

“那个下面的一组我们还做吗?”龙飞鸢一看有门啊!阎王真成自己姐夫了自己出去也有的吹了啊!也能少挨点虐待。

“你们就都去睡吧!我今天提前行驶一下未来嫂子的权利给你放个假!”龙飞雪看着判官几个人说道。

“大姐万岁!”龙飞鸢第一个说道。

“未来嫂子万岁!”判官小声嘀咕着。

“你瞎说什么呢?”阎王上去给了判官一脚然后说道“回房间2000个仰卧起坐,少一个加一百!”

“我还是在这做一千俯卧撑吧!”判官给了龙飞鸢一巴掌然后说道。

“你这是在跟我示威啊!”龙飞雪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现在完成了一道月牙。

“每天必须要练的,不锻炼我怕他们生锈了”阎王看着龙飞雪突然有点害怕的说道。

“你们都去睡觉吧!明天要早起呢!今天我替你们教官做主了。”龙飞雪看着判官和孟婆他们。

“龙小姐都说了,你们都去休息吧!”阎王也不好意思在博人家面子了。

几个人散去之后,龙飞雪给阎王到了一杯茶率先说道“孟婆喜欢你”

“嗯?什么啊?”阎王有点懵。

“就算她是兵王也是个女人,我了解女人。”

“不可能的我们是在战场上能把后背给彼此的人”

“她真的喜欢你。”

“算了不说这个了。我有个问题啊!你们家为什么盯上我了?”阎王喝了一大口茶然后又吐了出去,是真烫啊。

“我也不知道,以前我遇到刺杀也有人救过我,也有人因为丢了性命,但是爷爷从来没这么认真过,我三叔跟你说过我的事吗?”龙飞雪抿了一口茶说道。

“没有,你只是我很多次任务中的一次,我真没觉得有什么特殊的。我也是人而且是一个跟你完全两个世界的人。”阎王苦笑着说道。

“我四岁的时候我妈妈就过世了,具体怎么去世的我不知道后来我知道了是因为家族之间的争斗,那天他们要杀的是龙天罡,龙天罡知道的,但还是让我母亲上了车,也许只是为了一个开战的理由吧!据说那次叶家拼的很凶最后是其他几大家族一起介入商定了一些条件之后才作罢的,我有时候也在想这就是在大家族的命运吗?一条人命只是为了换来一个开战的理由,而且到最后还只是得到了一些所谓的赔偿。”龙飞雪说完看着阎王。

“我不理解,我只知道我在驻地的时候曾经教训过几个少爷兵,最后挨了处分而已。在看看他们在部队上横行霸道的样子,自己看不惯而已,但是自己有很无能为力,我也参与了很多营救大家族人的任务,但是龙老还是我很钦佩的。”阎王这次学会了小口喝了一口茶。

“你的资料我全部都看过了,我好像应该挺了解你的。”龙飞雪笑着说道。

“我的资料?你确定?”阎王有点无奈的看着龙飞雪想了一下摇了摇头“也对,有一号在你们想看我的资料应该是可以的。”

“所以啊!有些事是你我都没有办法去抵抗的,就像现在如果我爷爷没看上你,我年底就要嫁到苏家去,苏墨诚,对了现在他在你的集训基地里面了,就是上午打架那个两人其中一个,怎么说呢苏墨诚在所有的世家子弟中算是品行比较好的,但是太争强好胜了,也有过出手伤人的事儿,当年没进部队的时候在燕京也是一个混蛋,但是现在好多了。那又能怎么样呢?我和他以前还起过冲突最后为了龙家和苏家能联手对抗叶家,我还是要牺牲的,不过你的出现或许能改变一些事。”龙飞雪苦笑着说道。

“我能改变什么?我就是一个大头兵。”阎王也是很无奈。

“你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大头兵,你做的那些事都是一些人不敢做的,你可以因为一件事可能会得不到应有的惩罚的时候,你就出手了,就像那个人贩子。”

“这事你都知道了,当时也是冲动后来回来也挺后悔的,自己的冲动导致整个行动差点失败,还好我在现场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最后完成了那次任务,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是因为我当时的冲动导致行动失败,那会有更多的孩子和女人受到伤害,而这只是因为我到达现场之后看到那个场景的一时冲动就造成了更严重的后果,我就真的成罪人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应该去相信我们的国法能制裁他们。”

“其实我看了那个现场的照片之后,我也觉得那个人该死,如果是我在现场也许我会作出跟你一样的选择,不过我可能不能像你一样有那个能力去弥补自己造成的错误。”

“也不能这么说,错了就是错了。男人特别是特战小队的男人就应该要做到做错了要认,挨打要立正。”阎王看着月亮。

四合院另一个房间的一个窗户漏了一个小缝。

“他们还聊的挺好。”龙老笑着说道。

“那苏老爷子那边怎么办?”战轻狂站在身后说道。

“怎么?他苏占天还能翻了天了,如果这小子能进咱们龙家有好多事情就有另外解决的办法了,而且他、、、、”龙老说道了一半马上转口风说道“你觉得这小子怎么样?”

“从资料上看,这小子是个有血有肉的汉子,我喜欢,不过就是有的时候处理事情的方式还是欠考虑吧!至于身手,他是为数不多能给我带来压力的人,如果搏命的话,我只有20%的把握!”战轻狂看着阎王眯起了眼睛。

“才有这么点战胜他的把握吗?”龙老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样诧异的看着战轻狂。

“我说的是不被他杀死的可能,我没有一点战胜他的感觉。他给我的压力很像当年我的教官。”战轻狂好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看着龙老“难道、、、、”

“你也想到了,但是现在还不确定而已。”龙老看着窗外一笑“如果是真的那么叶家就更不值得一提了。”

小院当中。龙飞雪和阎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突然阎王神情一变直接把龙飞雪挡在了身后,与此同时一颗石子从一个方向飞了过来直接打碎了石桌上的茶壶的同时在那个石桌上硬生生的砸出来一个坑。

“判官,孟婆保护龙老和龙小姐”说话的同时阎王已经朝着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一个助跑到了墙根下面的时候,单脚踩在了墙角处然后借力单手抓住了墙沿儿腰身用力直接翻了过去。

“怎么回事?”判官第一个冲了出来,看了一眼石桌然后径直跑向了龙老所在的房间,直接撞开门冲了进去。

“砰砰砰!”肉体相撞的声音传出,战轻狂被震的后退了两步之后,在想往前,龙老伸手拦住了他“自己人!”

判官则是直接站在了龙老的前面怒视这窗外。与此同时孟婆飞快的冲了出来拉着龙飞雪直接冲进了龙老的房间,然后也是站在了龙飞雪的前面,相比较龙飞鸢就有点慢了,但是也是很及时,冲进了龙老的房间之后看了一下不需要自己了马上又冲了出去,跑到自己的房间拿出了手机开始打电话,顺便集合了龙家老宅的警卫,站在了龙老房间的门口。

“什么人?”龙老问道。

“不知道!很厉害!”判官张口说道。

“他没事吧!”龙飞雪紧张的问道。

“还不是老大的对手。”判官说完也走出了房间和龙飞鸢带着那些警卫一起站在了门口。

两道黑影一前一后冲了出去,在寂静的胡同中穿梭,胡同里各种自行车小商贩的推车什么的堵在路上,两个人影一连串跑酷的动作精确的躲开了那些障碍物,向着一个方向跑去,大约五分钟之后两个人影一前一后翻进了一个小公园,前面的人影突然站住了。一个带着面具的黑衣人转身看着阎王。

“什么人?”阎王在距离那个人两米左右的地方站住了。这是一个最安全也是最合理的攻击范围。

“想知道那要看你本事了”面具人率先动手了,一个直拳轰了过来。

两个人你来我往过了大约50多个回合之后,阎王抓住了对方一个空挡,单手探出抓住了面具人的一只手,腰身用力一个擒拿抓向了面具人的肩膀然后手掌化爪一个分筋错骨就要把面具人肩膀弄脱臼,在看面具人脚下一用力,力从地起转到腰身稍微一拧劲儿传到肩膀直接震开了阎王抓着自己肩膀的手,阎王顺势手向后伸两个手一汇合直接拉住了面具人的脖子,稍微一用力向下拉,这时膝盖就顶了上来,面具人双手护住了自己的面门任由阎王的膝盖疯狂的撞在自己的胳膊上,阎王更是火力全开,双膝轮流攻上,连续撞了数十次,阎王特发现自己撞不开他的防御,双脚落地,然后拉着面具人疯狂的后退,大约数十步之后左脚突然站定,强大的力量和惯性把面具人直接带到了身前,然后右膝抬起借着自己的力量和面具人向前的惯性硬生生的把面具人的双手给震开了,阎王没有停手,双手撒开,面具人被巨大力量震的向后仰着退了几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阎王已经到身前了一记左横勾拳重重的砸在了面具人的脸上,一拳中了之后阎王没有换手还是左拳向前疾冲一步跳起来又是一拳在了面具人的面具上,面具都出现裂纹了。紧接着面具人就没有还手的机会了,右腿三联踢,在换左腿,回身后踹,面具人在退了两步阎王一步向前退高高抬起腿一记竖劈腿正中面具人头顶,阎王俯身向前一猫腰直接抱起面具人的双腿将他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后欺身而上正要开打,一个黑统统的枪口已经对着自己的面门了。

“你真的很能打。”面具人推开了身上的阎王说道。

“坏人一般都死在了废话多上面。”阎王看着那枪口他有信心在,面具人开枪的瞬间躲开要害并且制服他,但是面具人没有开枪,直接后退了两步直接拉开了一个安全距离。

“第一我不是坏人,第二我没想杀你,如果我想杀你在院子里就死了你不要怀疑我有这个能力。”面具人说完从兜里逃出来一个手机直接扔给了阎王,阎王伸手接住。

“你要小心了,K2直属的天使暗杀小组已经到了燕京一共来了7个人正好一个整编小队,他们的目标是龙家的龙飞雪和龙老爷子,你回去提醒一下吧!毕竟龙小姐有可能是你未来的老婆。”面具人说完直接枪口稍偏开了一枪直接打在了阎王旁边的树干上,由于带着消音声音并不大,借着这么一个短促的机会那个人直接跑开了,等阎王在去追发现那个人跑进了人群中直接失去了影踪。

人群中一个人摘下了自己的面具脱下了自己的外衣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面摸着自己的脸嘴里嘟囔着“下手没个轻重。”

当阎王在回到龙家老宅的时候已经是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在跟黑衣人过招的时候也中了几招脸上也有点发青的地方,在警卫的引导下来到了那个石桌旁边看着那个石桌上的坑有点出神。

“老大怎么样?”判官率先走过来问道。

“跑了!”阎王说道。

“一对一?”

“嗯”

“和你一对一都能逃脱这人不简单。”判官说道。

“他有枪!”阎王抬头说道。

“那就不奇怪了。”

“怎么样?你没事吧!”龙飞雪走过来问道马上看到了阎王脸上的伤,直接安排一个护卫去拿冰块。

“我没事”

“小秦啊!怎么回事?”龙老也走了过来。

“不知道是敌是友,只是看手段和攻击方式应该是K2直属暗杀组织天使,如果是的话那么来的肯定一个整编小队。”阎王说道。

“他告诉你的?”龙老一皱眉说道。

“打斗中我从他身上拿到的”阎王把一个手机递给了龙老,龙飞雪直接接过手机打开了,就看见上面有两个照片一个是自己的下面写着1亿dolla

s,龙老照片下面写着2亿dolla

s,两张照片上都用红色字体标注这一个杀字。

龙飞雪把手机递给了龙老然后看着阎王“他有枪你没受伤吧!”

“我已经控制他了,正好有人群经过他就走了。”阎王看着石桌上的那个坑还是有点发呆。

就在这时,有警卫来说外面来了好多JC要进来,龙老示意可以,大约3分钟之后进来了十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一身制服官职不低的年轻人。

“龙爷爷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您。”年轻人笑着说道。

“是叶世霄啊!有什么事儿吗?”龙老一笑说道。

“是这样的有个案子需要龙小姐回去协助调查,还有这几位,也要跟我们走一趟。”叶世霄微笑着说道。

“什么事?你们地方如果有案件需要他们协助调查需要给我一个函吧!”龙天魁从后面走了出来说道。

“龙三叔您在家啊!正好那我们就不去您驻地跑一趟了,这是上面给的函。”叶世霄从后面的人手里拿出来张红头文件递给了龙天魁。龙天魁接过文件简单看了一眼然后说道。

“有这么一个函我没签字也不生效吧!还有就是这需要我们的纠察队和政治部的人过来我的人你才能带走,再说了什么案件需要这么多人过去”

“是这样的今天下午在燕大门口在场诸位和姜若琳和姜若晴二人发生了纠纷,而就在今天下午五点钟左右在锦绣家园的地下停车场,姜若琳和姜若晴二人受到了一个黑衣人的攻击,姜若晴重伤进了ICU,姜若琳则是被割喉断了右手,还在抢救当中。而且据下面的人反映今天姜若琳就是用自己的右手打的人,我们怀疑这是有针对性的报复。鉴于在场诸位下午和姜家姐妹有过冲突,所以有雇人行凶的可能,我们就过来请诸位回去协助调查。”叶世霄正色的说道。

“什么?”龙飞雪一愣然后问道。

“龙小姐,现在怀疑你买凶伤人,还请移步跟我走一趟。”叶世霄面落笑容的说道。

“这样啊!那就在刚刚我家里也受到的未知人的攻击,我怀疑就是姜家人所为你们是不是也要把姜家人带回来询问一下呢?”龙飞雪也是面露假笑说道。

“这个我就不知情了不过你最好先去报案然后我们在作出行动,不过现在正好跟我们一起回去,直接说明案情。”叶世霄同样假笑说道。

“那如果我不想跟你们走呢?我和我的朋友没有做出任何买凶伤害他人的事,如果你有什么问题请和我的律师联系,他们会跟我约时间的。”龙飞雪也不让步。

“这个可能不行了,如果你不配合我只能强行将你们带离了”叶世霄一挥手后面十几个人为了上来。

“怎么没有我点头,我的纠察队还没到,你就要强行带走我的人吗?”龙天魁也站了出来。

“你们这是要抗法吗?”叶世霄突然正色说道。

“我只是按照规章办事”龙天魁也是不退步。

“拿人!”叶世霄直接一挥手身后的人都掏出了手里的配枪向前压了过来。

“我们能动手吗?”判官走过来问道。

“都别动,我就想看看我今天不交人他们敢开枪”龙天魁挡在了所有人面前。

“如果有人拦着直接一起拿下!”叶世霄大声说道。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大概20多人手里都是拿着自动步枪冲了进来,对着所有人。

“叶世霄给你点脸了是吗?我看谁敢动”这时龙飞鸢从门外走了进来从一个人手里接过来一把半自动步枪直接将枪口定在了叶世霄的头上。

“我不信你敢开枪!”叶世霄完全没有害怕只是冷笑着看着龙天鸢。

“那如果是走火呢?”龙飞鸢直接拉开了保险。

双方人就这么对峙,大约半个小时之后门口停了数量汽车,然后走进来几个老者都是被人搀扶着,其中一个老人直接走到了龙飞鸢身前一手打掉了他手里的枪“小兔崽子怎么你这么厉害你崩了我吧!”

“苏爷爷,他们不讲道理了。还要强行拿人。”龙飞鸢一脸委屈的看着苏老。

“是吗?你拿着枪人家怎么欺负你?小兔崽子给老子滚一边去。”然后回头看着叶世霄说道“你完全按照规矩办事了吗?”

“龙首长不给我签字啊!还说要等纠察队和政治处的人过来,但案情紧急我怕疏忽了放走了疑犯所以就、、、、”叶世霄也收回了手里的枪说道。

“是吗?什么案情呢?就因为下午雪丫头打了姜丫头几个耳光吗?那姜丫头在外面打了多少人的耳光你知道吗?扒人家衣服拍照片还散布到网上,人家都上吊了,就不能找人杀她吗?”苏老爷子冷笑着说道。

“苏爷爷您这是什么意思?”叶世霄看着苏老爷子“我是按章办事,我没错吧!”

“你真的按章办事了吗?部队上的人就是要等到纠察队和政治处的人到了才能配合你们调查,这不是规矩吗?”苏老冷笑了一下说道。

“老苏,也不能这么说吧!毕竟事急从权啊!姜家两个丫头一个重伤一个还在抢救。”又一个老者也走了过来说道。

“叶老鬼你别再那护犊子,你家的小家伙办事不按章程我不能说?”苏老看着叶老说道。

“啪”一个耳光善哉了叶世霄的脸上,叶世霄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苏老之后被推开了。

“哟!这是干嘛啊?就是一个孩子不至于。”这时又一个老者走了过来说道。

“老邢,你怎么也过来了”苏老笑着问道。

“我刚刚听我家二小子说,龙家小三把他的警卫排和自己的特战小队都调过来了,说是老龙差点被人杀了,我这不是着急过来看看吗?”刑老爷子笑着说道。

“嗯?还有这个事?”苏老看着龙老。

“嗯?小家伙去追了,然后从那人身上拿到了这个”龙老指了一下阎王然后把那个手机递给了苏老。

“老叶这你咋解释?”苏老把手机递给了叶老。

“虽然上面有一个联系方式和一个我家人的名字就能证明是我要干掉那个老不死的?”叶老一皱眉问道。

“那你孙子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是龙家丫头找的人伤了姜家丫头呢?”苏老看着叶老。

“我没有说是她做得,只是希望她回去协助调查。”这时叶世霄小声说道。

“我让你说话了吗?”苏老一眼瞪过去然后转头还是看着叶老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自己看着办?如果还这么不罢休我不介意也把这个手机交上去让上面查查你们家”苏老一脸冷峻说道。

“老苏,你几个意思?”叶老看着苏老一脸平静。

“心知肚明,大家都有一张老脸没必要撕破吧!”苏老说完转身看着叶世霄“小子我在这给他们担保不是龙家做的,你还要带人走吗?”一脸的蔑视。

“苏老证明那自然不用了,但是如果可以还是希望龙飞雪能去做个笔录。”叶世霄笑着说道。

“一定要今晚吗?老龙老了刚又差点被人要了老命就不要在折腾了。”苏老看着叶世霄。

“那我们明天再来吧!”叶世霄低着头不敢看着这个老头,那一眼的杀气可不是他们这些小辈能比的,那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自然形成的。

“散了吧!这么晚了就不给你们安排夜宵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