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灵异 重生之妖女诱僧

第一章剜心剔骨

  

  八月初八,吉,宜嫁娶。

苍冥国都,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苍冥皇三子——秦苍冥大婚。

红锦的地毯早已铺好,迎亲队伍经过的地方,站在两旁的侍女,撒开漫天的花瓣。花香侵染在空气中,挥发出迷人的花香,延绵不断的大红色地毯彰显着无比尊贵的身份。

这红的让人心醉的颜色,在京城无数贵女闺秀的眼底映上了难以忘怀的一幕。

“白色骏马,翩翩公子,十里红妆,满城皆庆”。

满城的树枝上系着无数红色缎带,路边皆是维持秩序的士兵,涌动的人群络绎不绝,都来观望这百年难得一遇的盛世婚礼。

世人皆知天元二十三年八月初八苍冥国最得宠的皇子秦苍冥大婚之时,同娶正侧两妃,且皆是丞相府小姐。

“才子配佳人,乃千古佳话”。

昏暗的新房内一片喜庆的红,大红绣花的绸缎被面上铺着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寓意“早生贵子”。

清幽的紫檀木香味,若有似无,那桌上的龙凤烛忽明忽暗,时不时发出滋滋的声音。

钟菀梨安静的坐在床沿,纤细的小手因为紧张,紧紧的交握着,手心渐渐湿润。

是紧张,但更多的是期待!

“吱呀”一声,房门被轻轻推开。接着便是悉悉索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在床榻边站定,伸出手揭开那鲜红的盖头。

钟菀梨原本羞涩的眼眸随着看清眼前之人后划过迷茫之色,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同样是一身凤冠霞帔的美艳女子“姐姐你怎么过来了”?

“妹妹说笑了,今天也是我和殿下的洞房花烛夜,你都在这里,怎么我就不能来?或者说你是觉得我不配来这里?”。

钟菀梨看着眼前这个同样是一身凤冠霞帔的女子,分明是一样的容颜,今天却感觉有点陌生。

却也好脾气的说:“姐姐说的哪里话,我们都一家人,何为配与不配。”

“只是今天毕竟是大婚之日,姐姐这样乱跑会遭人闲话的。”

趁现在没人发现姐姐还是快回新房吧,人多眼杂要是让别人看到了不好。

钟菀梨别假惺惺了,自小就因为你是嫡女,所以我得讨好你,好不容易熬到你娘死了,又因为你是嫡女,连我看上的人都得让给你。

“呵!”看到不好?钟菀梨好处都让你占尽了,怎么着也得让我痛快一回了。

如果没有你,我钟灵雅才是丞相府的嫡女,才是皇子嫡妻。

我和冥那么相爱却因为你抢走了我嫡女的身份,不能成为他的妻。

一切都是因为你,你为什么不去死啊?

“钟菀梨你不应该动我的东西的,我钟灵雅的东西就算不喜欢也是我的,更何况是心爱之人。”

钟灵雅用平静的语气说着声嘶力竭的话。

钟菀梨看着面前的女子,曾经温婉艳丽的容颜现在因为眼眸里的阴狠而变得狰狞,好久没有回过神来。

这还是那个一脸温婉,处处照顾她的姐姐吗?

钟菀梨有点想不明白“曾经让她多和殿下走动是她钟灵雅,促成这段姻缘的是她钟灵雅,现在怨恨她的人也是钟灵雅”。

就在钟菀梨想的入神的时候,钟灵雅说“钟菀梨你怎么没和你那该死的娘一起死在外面,为什么还要回来”。

“钟菀梨你说我这一刀下去,你会不会死?”

钟菀梨错愕道:姐姐,你要干嘛?你先把匕首放下.....话音未落,便听到利器刺入肉体的声音,拔出匕首时喷洒出来的鲜血染在了钟菀梨同样鲜红的衣裙上。

那染满鲜血的匕首也被钟灵雅塞进了钟菀梨的手里。

“菀梨你怎么能如此狠心,我们好歹姐妹一场,你为何要置我于死地,”钟灵雅虚弱的说。

钟菀梨还处于震惊之中,便听到一声怒吼“钟菀梨你在干什么?”

“雅儿,雅儿你怎么样?大夫,都愣着干嘛还不去找大夫。”秦苍冥声音里不自觉的带着颤抖。

殿下不要怪妹妹,都是因为我,明知道你们有婚约,还是义无反顾的爱上了你,还选在同一天嫁给你,咳咳咳......本来是来和妹妹道歉的,只是没想到,妹妹,妹妹......话还没有说完钟灵雅便晕了过去。

“钟菀梨要是雅儿有个三长两短,我定让你生不如死。”

“殿下,这和我没有关系,这一刀是她自己刺的”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钟菀梨解释道。

钟菀梨没想到你那么狠毒,终究是雅儿一腔善意错付了人。

“我没有,我说了不是我,她是你的侧妃,同时也是我姐姐啊!我怎么可能下得去手。”

“钟菀梨我亲眼所见,你休要狡辩”秦苍冥冷声说。

如果不是雅儿一直让我照顾你,若非如此我又怎会委屈了雅儿,像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子又怎么入得了王府的大门。

“殿下,我没有刺伤她”钟菀梨看着手上未干的血迹说。

够了。

秦苍冥打断钟菀梨的话“我亲眼所见,你还要辩解到什么时候?”

“来人,将的王妃压到地牢去”。

钟菀梨你最好祈祷着,雅儿没事,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钟菀梨被压下去,秦苍冥赶忙走到软塌边“怎么样,雅儿还好?”

“这一刀下去差点就要了侧妃娘娘的命”御医连忙道。

秦苍冥听脸又冷了几分,果然就不应该留这个蛇蝎心肠女人在雅儿身边”

不过殿下“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此话怎讲?”秦苍冥问。

也多亏了这次侧妃娘娘受伤,才老臣才会发现,侧妃娘娘的症状和传说中的败血症有点像。

败血症?

“所谓的败血症,就是受伤之后,即使伤口不深也会血流不止,直至血尽而亡”。

“这败血之症,是很罕见的一种病症”御医解释道。

那可有冶疗之法?

殿下不必太担忧,侧妃娘娘的血已经止住了,往后切勿让她受伤。

至于冶疗之法,老臣曾经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败血之症冶愈方法便是换血。

换血?

“这个换血怕是不简单吧?”秦苍冥说。

患有败血之症的人所换之血需取至亲之人的血,且同时取其心头血及骨髓做药引,方可冶愈。

“那需要多少血才可以救雅儿?”秦苍冥问。

“需要换尽身体里的最后一滴血,取其至亲之人的心头血和三根肋骨的骨髓做药引”。

那就是一命换一命?除此之外,无其他办法了吗?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秦苍冥,看着钟灵雅苍白的脸色,又想起了罪魁祸首。

如果不是钟菀梨刺伤钟灵雅,钟灵雅也不会这样奄奄一息。

自古以来,只有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你去准备一下现在就给雅儿冶病吧。

是,老臣这就去准备,只是这血液可不好找。

你只管去准备药材,至于心头血和所需的血液,本殿会给你准备好的。

去把王妃“请”过来。

御医提笔写了一张药方交给随身的药童,“抓齐药方上的药,然后三碗水煎成一碗水要快,煎好马上端过来。”

“顾御医雅儿的命就交给你了,你可要争点气,千万别把命赔进去了”

“殿下放心,老臣一定会竭尽全力冶好侧妃娘娘的。”

不多时,钟菀梨被带回来房间。

秦苍冥转身看着钟菀梨微微一笑,钟菀梨看着秦苍冥薄凉的笑,钟菀梨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感觉秦苍冥的笑凉进了心里,眸底闪过一抹惊恐,小脸比之前更加惨白。

在钟菀梨惊恐的表情中,秦苍冥动了。

“钟菀梨既然是你犯下的错,那用你的命来弥补雅儿也不过分”。

如鬼魅一般移到了钟菀梨身后,撩起钟菀梨的一缕青丝“我的王妃你要乖乖听话!”

微凉的嗓音在钟菀梨的耳边响起,薄凉的气息喷洒在钟菀梨的脖颈处,让钟菀梨冷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

接着,秦苍冥手微微一挥,钟菀梨便再也动不了。

钟菀梨被秦苍冥叫人悬挂起来。

先前的御医拿出了一颗红色的种子,种在了钟菀梨的手腕上。

红色的种子慢慢的从钟菀梨经脉里长出一根碧绿色的藤蔓,看上去就生机盎然,钟菀梨却心惊不已。

御医拿起衍生出来绿色藤蔓,小心翼翼的放到钟灵雅的手背上。

翠绿的藤蔓同样快速的窜入钟灵雅的经脉里。

钟菀梨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快速的流出,渐渐视线开始模糊。

钟菀梨惊惧,惶恐,又不甘心的问“殿下我钟菀梨在你眼里就是十恶不赦的人吗?你是不是从未相信过我,也从未没有爱过我。”

“本殿从未爱过你,又何来相信。”

“钟菀梨你能救雅儿是你的荣幸。”

“你是雅儿的良药,这便是我娶你唯一的价值。

你不是喜欢这三王妃的位置吗,那你死在这个位置上也算是得偿所愿。”秦苍冥说出口的话一句比一句薄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