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仙侠武侠 我在洪荒大唐搞革命

第一卷 男儿奈何向西行 第八十章 血流成河九嵕山

  

“后土?后土!给我出来!”

酆都深处,老妪形态的骊山圣母打量了空荡荡的房间一眼,黑着脸喊道。

“来了来了!小黎也真是的,how old are you……”内室传来一道女声,一个衣着朴素,肌肤赛雪,容貌倾城的女人噙着温柔慵懒的笑走了出来。

骊山圣母嘴角微抽:“那我走?”

“别啊别啊!”后土急忙出言阻止,“来都来了,陪我说会话再走呗。话说你徒弟又说了哪些有意思的句子?讲给我听听?”

“活了几万年不会说人话要黄庭教是吧?”骊山圣母一脸鄙夷,“实在闲得无聊就赶紧去办事!”

“真是的……交友不慎,遇人不淑啊。名义上是闺蜜,可小黎却总把人家当成工具人呢。”后土嘟起嘴,眼里满是笑意,茶里茶气地说道。

“……正常一点行不行?黄庭被玄都抓了,我是真没心思跟你作妖。”骊山圣母叹了口气。

“这不是你们一手推动的吗?”后土也收起玩笑的姿态,正色道,“为了打击玉帝,连小庭庭都算计。你这师父当的也太狠了。”

“不狠点行吗?”骊山圣母瞥了她一眼,恨铁不成钢道,“你看看他什么表现?遇敌不够警觉,遇险反应太慢,开局掏出底牌一击把自己榨干。但凡他多撑一会儿等到二郎神腾出手。他怎么可能会被捉?”

“嘴上这么说,还不是心疼得要死?”后土促狭一笑,“连二郎神手里的九转金丹都要骗来送给他,真是连我都羡慕不已呢。”

“怎么,不可以吗?”骊山圣母不以为意,“再说了,这怎么能叫骗?我徒弟发明的东西,交给二郎神去使用去传播,这是让他占了共享功德的大便宜好吗?要不是黄庭急需,一颗九转金丹我还看不上眼呢!”

“是是是,你家小庭庭最聪明了。”后土笑道,“不过李婳的魂魄真的要那么处理吗?我看小庭庭也没多在意她啊。”

“这是最让我头疼的一点。”骊山圣母叹了口气,“是21世纪人人如此,还是就他是个奇葩?一个好色到见了美女就心动的地步的男人,偏偏能很好的压制住自己的欲望,还口口声声说什么先要有决定和别人在一起,对别人负责的决心才能做那种事——真是让人头大啊。”

“别秀了别秀了,你嘴都快笑歪了。”后土扯了扯嘴角,“再说了,我问的是李婳的处理方式啊!”

“那当然得这么办了!”骊山圣母肃容,“玉女即将出生,偏偏这时候黄庭被抓。天知道玉帝会搞出什么幺蛾子,留他在天庭多久?说不定等他下来的时候,玉女孩子都有了!我这不得做一手准备?他来得及最好,我就当再送他一个妾,他要是来不及……那我只好委屈一下李婳了。”

“啧啧……真是心肠歹毒的女人。”后土轻轻摇头,“我这边和三霄那儿都没问题,倒是地藏那里,你通过气吗?”

“她哪里会想到跟我通气啊,她心里可是只有你没有我呢。”一个黑丝白毛容颜娇俏的小萝莉蹦跳着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到两人身旁。

“你这是什么打扮?”骊山圣母黑了脸。不知为何,她最近看到白毛气就不打一阵来。

“哎呀!这不是黄庭最近新发明的服饰嘛!我觉得挺好看的,就变一套穿穿咯。”地藏嘻嘻一笑,“不过果然酆都的光线还是太暗了,所以我特地在腿上加了油光,怎么样,是不是瞬间吸睛了很多?”

“吸不吸睛我不知道,但骚还是你骚。”骊山圣母一脸无语,“你不去超度你那些恶鬼,来这里发什么骚?”

“怎么了?你现在连见都不愿见我了是吧?”地藏撅起嘴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你只知道后土很孤单,又哪里清楚我整天面对那些孤魂野鬼时的疲惫与辛酸。难道只有一个人的孤独才叫孤独,人潮里的寂寞就不算寂寞?”

“停!”骊山圣母满脸黑线,“一个两个怎么都被黄庭带坏了!”

“哎呀!难得你来了找点乐子嘛!”地藏翘起二郎腿,大大咧咧坐着。

“我看你是真不想离开这里了。”骊山圣母没好气道。

“不离开正好啊!有地藏陪着我我也不至于那么孤单。”后土笑道。

“就是!在这里多舒服啊!”地藏甩了甩手,“除了氛围阴森了点,无聊了点,别的无可挑剔啊!让我走我还不想走呢!”

“现在知道舍不得了?当初是谁口口声声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骊山圣母斜睨了她一眼。

“哎呀!那不是当初我年少无知,因为老娘的事被佛祖那个狗东西骗了嘛!”地藏无所谓地摆摆手,“再说了,不会真有人稀罕当佛吧?实在不行我转修道法也行啊!黎黎你教给我的黄庭经我都已经练到金仙巅峰了哦。”

“几百年了才练到这种程度,黄庭二十年就天仙了。”骊山圣母撇了撇嘴。

“你!”地藏绷不住了,直接拍案而起,“整天把你那宝贝徒弟挂在嘴边,很了不起是吧?我忍你很久了!信不信我立马去把他拐过来让他和你断绝师徒关系!我就不信我这幅打扮他顶得住!”

“顶不住又如何?他要是这么随便的人我骊山早就孩子遍地跑了!”骊山圣母嗤笑,“就怕你赔了夫人又折兵,到时候平白低我一辈。甚至还只能做个妾。”

“行了行了!你俩现在越来越离谱了。”后土适时担起了劝架的责任,“李婳的事自然是没问题的,倒是玉女……小黎你那里准备好了吗?”

“当然。”骊山圣母颔首,“只等定魂丹就位,这瞒天过海金蝉脱壳的好戏就开始了。”

“我还是想不明白。”地藏眉心紧锁,“太白金星不是玉帝信使吗?怎么也成了你们的人了?”

“太白金星是玉帝近臣不错。可你别忘了,在成为玉帝近臣前,他是什么神职?”骊山圣母笑道。

“太白星宿……原来如此!”地藏倒吸一口气,“除了惨死的龟灵圣母外,多宝在佛教搅动风云,斗姆在天庭执掌众星,你在地界福泽众生……你们截教好大的手笔!”

“呵……只许阐教人教以多欺少,西方教佛教趁火打劫,不许我截教忍辱负重等待机会东山再起?”骊山老母冷哼,“如今天庭和佛教终于到了自食恶果的地步,正是我截教举事的大好时机!这等机会若是错过,我等有何面目去见拼死为我们杀出一条生路的师尊?有何面目去见封神劫中惨遭迫害的门人?有何面目以截教弟子的身份行走于世?”

“……反正不关我的事,随便你们怎么打生打死,别来烦我和后土就行。”地藏一时语塞,只好表明态度。

“若是到了需要你们帮忙的程度,那只能说是我的耻辱。”骊山圣母自信一笑。

“……行了!你们聊吧,我又有活干了。最近怎么老是有地方大规模死人……”地藏撇了撇嘴,起身走向门外。

“这次又是哪里?”

地藏甩甩手:“九嵕山!”

九嵕山上夜幕低垂,浓重的暮色将腥红的血气所掩盖。尉迟恭丢掉已然卷刃的朴刀,走到梅山七兄弟的身边,抱拳道:“多谢二郎真君封住此方天地。助我等诛杀恶獠。”

“你们是真的敢啊。”二郎神眯着眼打量着漫山遍野的尸体,笑道,“世家和外戚全部伏诛,这朝堂,该轮到武将当家做主了——可你们懂如何治国吗?”

“我等从来就没想过当家做主。只知道一批人没了,还有一批人会上来。我们只是陛下手中的刀,为他清剿那些产生非分之想的乱臣贼子,仅此而已。”尉迟恭神色漠然。

二郎神盯了尉迟恭良久,忽然笑道:“我还好奇李世民突然离世,毫无名望的李治该如何压服一群老臣呢。原来靠的是如此简单粗暴的方法……你们就不怕世家暴动吗?”

“呵呵……”尉迟恭轻笑两声,开口道,“还请二郎真君帮我个忙,让我的声音能传遍九嵕山。”

梅山七兄弟互相对视,搞不懂尉迟恭要做些什么。但二郎神还是依言照做。

尉迟恭转过身,脱下盔胄,高呼道:“众将士何在?”

杀到手软的将士们端正姿态,齐声喝道:“请将军下令!”

“乱臣贼子已然伏诛,将士们功不可没。”尉迟恭轻笑一声,正色道,“可我们不能这么回去!我们回去了,那不是凯旋,而是世人眼中的乱臣贼子!在他们口中,是我们发动了政变,将陛下和一众大臣全部杀死,然后编织谎言妄图瞒天过海——我们不能背负这样的罪名冤死,而是应该光荣的凯旋!”

将士们稍显喧闹,但很快又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齐声喝道:“请将军下令!”

“很好!”尉迟恭拔出李世民所赐佩剑,高呼道:“荣光加身,英魂凯旋,自我而始!”

说罢,尉迟恭转向李世民跌入悬崖的方向,用力一划,瞪大眼睛,朝着前方倒了下去。

梅山六兄弟面面相觑,唯有二郎神赞叹了一句:“敬德兄真英雄也!”

他俯瞰山下,众将士似乎多有犹豫,但在察觉到他的目光后,纷纷浑身一颤,高呼着:“荣光加身,英魂凯旋。”前仆后继的赴死。

目睹了这一切的李世勣擦干泪水,狠下心径自到邻近山脚的李世民家眷处,看着因为身处尸山血海而面露惊慌之色的女人们,拔出剑随便指了一个妃子:“你看到了什么?”

“血,血,x……”没等这个被吓傻的女人说第三个字,李世勣就已经一剑要了她的命。

长剑又指向另一个女人。

“我……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

剑下又多了一个亡魂。

“你看到了什么?”

不知杀了多少个,李世勣将剑又指向了一个年约二旬的女人。

女人似乎一点都不害怕,笑道:“贞观二十二年九月初三,帝往九嵕山送豫章公主入昭陵。忽然雷霆大作,漫布山野,似有仙人斗法。帝及众人避让不及,齐齐没于万钧雷霆之下,止有李世勣及其所护若干女眷得存——李将军,你还没把豫章公主的棺椁取出来呢!”

众人的目光齐齐向她看去,就连二郎神都不得不多看她一眼。没人能想到,一个二十岁多岁长在深宫的女人竟然能在尸山血海面前神情自若谈笑风声。最关键的是,心还这么狠!

李世勣犹豫良久,终于将宝剑入鞘,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吗?”女子轻笑,艳若桃李,“我叫武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