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

166 耽误了约会(结局)

  

  宣传片的拍摄。

总体上是顺利的。

返程的时候,就没再拍。

各自休息的时候,女记者总想找机会和秦平单独聊天。

这是难得的机会。

女记者也自认为有那个魅力。

错过了,以她的地位,很难再遇到这样的机会。

只是秦平身边那个秘书,让女记者特别的烦。

像个狗皮膏,去哪儿都粘着秦平。

让女记者找不到单独相处的机会,于是和董楠斗智斗勇。

董楠宫斗的段位并不高,但是她有个得天独厚的优势,那就是她的身份,可以让她随时随地跟在秦平的身边。

除了秦平下令,不然谁也不能命令她离开。

这就让女记者在返程的两个小时里,一直没能把肚子里的话说出口。

“哼,自个儿不敢表白,又不给别人机会,吃独食拉肚子!”

女记者分析了一下,秦平说他一个人,那就是单身。

以他的身份,不至于撒谎,所以可信度很高。

那么董楠像小母鸡那样护崽,说明她是喜欢秦平的,但是从一些细节可以看出来,她并没有表白。

所以,女记者有足够的理由揶揄她。

当董楠听到女记者附在耳朵边,小声地说出这句话,诅咒她拉肚子时,差点没气炸咯。

但是,对方说的又是实话,她确实不敢表白。

于是不再反驳,蔫儿吧唧地跟着秦平离开。

出了燕京地下城,秦平和董楠上了车。

“军工厂那边发生了什么,怎么我在西南的时候就打电话来了?”

董楠本来还想利用这个机会,在西南地区好好逛逛的。

那样就不用返程回来,听到女记者的诅咒了。

她也有机会和秦平单独相处。

这次可是难得的没有带上陈卉,她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

西南地区享有美食之都的美誉,约会的好地方,她准备敞开吃好吃的。

结果军工厂那边一个电话打到秦平的手机上,把这一切美好都给破坏了。她现在一肚子火,找不到地儿撒。

打电话来的,是赵谋。张伟没有联系秦平的方式,只能托赵谋联系。

事情来龙去脉自然也是赵谋告诉秦平的,他再转述给董楠。

“靠,这些大学生真是不知好歹,一点素质没有,随便闯军事重地,就该抓起来关他五年十年,好好地教训教训他们。”

董楠一通火气,直接爆发出来。

原来是那些逼崽子破坏了她的好事,还是犯的素质性错误。

这种是她最讨厌的。

说完,她发现气氛不太对,没有收到秦平的回应。

车里还有两位保镖,但是他两坐在后边,戴着墨镜一动不动,根本看不清表情,妥妥的扮演了两个工具人角色。

董楠扭头,就见秦平在看着自己。

“咋、咋了,我说的不对?”她有点心虚。

“你这不是教训,你是想他们死,一些学生而已,没有铸成大错,坐五年十年的牢,是不是太过分了?”

听到这儿,董楠准备认错,她本来就是带着情绪的。

然而,秦平话锋一转,继续道:“我建议枪毙!”

董楠:Σ(⊙▽⊙"a

她惊呆了。

好家伙,还是你狠。

半小时后,两人到了军工所。

外骨骼机械战斗机甲的研制,秦平一直处于保密状态。

在这之前,也就赵谋和林院长知道。

董楠也是因为要通知事情,没找到秦平,从林院长那儿知道的地址,还带上了菜刀。

要不是那群学生,不然这世上不会有第五个人知道外骨骼机械战斗机甲。

秦平要说生气,那倒没有。

不至于枪毙了那些学生,也不至于像董楠说的坐牢。

但是不爽肯定是有的,谁也不想自己的秘密被公开,除非对方带刀。

他是想等有了成果之后,再视情况而定。

而且很大概率,是会等到寒潮来临之后,才会选择公开与否。

总之,不会是现在。

李教授和王康等一群学生,已经被带到一个会议室。

里外都有人守着,谁也不许出去。

学生们知道自己犯了错,蜷缩在角落一声不吭,瑟瑟发抖。

李教授尤为不服。

他梗着脖子,镜框后面一双浑浊的眼睛斜瞪着赵谋。

“赵厂长,我们都是有身份的人,你把我们软禁在这里,不合适吧?”

刚开始,听说能够见秦院士。

李教授和学生们都很高兴。

来到这里后,才发现不对劲。

他们的手机都被收走,谁也不许出去。

要上厕所,必有两个人陪同。

从欣喜一下子坠入冰窖,自我惯了的李教授,当然接受不了。

“李教授,你要明白,这不是软禁,属于必要的扣押,因为你们违反了规定。如果你对我们的行为有异议,随时可以上诉。”

赵谋自认为走的是正当程序,没有任何问题。

更何况他不这么做,等会儿秦平来了,不知道怎么交代。

因为过错在军工厂,在他这儿。

他大意了,过于自信地认为军工厂防御森严,不会出现意外,因而没有在那间工具房的外边再加一道门。

又加上秦平忘记锁门,又恰好看守的卫兵闹肚子,擅自离岗。

正是由于这一些列巧合,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当然,问题最大的,还是张伟。

他要是言辞拒绝,就没这么多事了。

想到这儿,赵谋瞪了眼对面坐着的张伟,后者侧了侧身,自知理亏,没敢言语。

“就算违反规定,那你们也没有必要扣押我们。”李教授大义凛然道:“要扣,你们扣我就好了,为难他们做什么,他们还是孩子。”

李教授指的孩子,是那些大学生。

赵谋心头冷笑,要不是这些不知套高地厚,不懂规矩的学生,事情也不会闹成现在的局面。

当时的监控,赵谋看过了。

这些学生不但不听,还对看守出言不逊。

他不教训一下这些学生,让他们知道一下社会的险恶,枉为一厂领导。

“你们很幸运,留你们在这儿,并非只是为了惩罚你们,主要就是待会儿秦院士要见你们。”

“真的?”李教授和他的学生们两眼放光。

眼底有着期盼和炽热火苗在燃烧。

那些大学生见到秦平,都不敢相信他那么年轻。

“哇,秦院士比我想象的还要年轻,皮肤好白哦。”

“如此年轻便国士无双,真的太厉害了。”

“以后秦院士就是我的偶像。”

“偶像?我看你是馋他的身子。”

……

大学生们原本很紧张,但是见秦平那么年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岁,便忍不住激动起来。

董楠双手托在胸前,脸若寒霜怒瞪他们。

要不是他们不懂规矩,到处乱跑,她现在是在和钟良约会逛街,而不是回来这里看到一群小屁孩儿就一肚子气。

秦平倒是和蔼的笑着,对他们说道:“有好奇心是好事,希望你们把这份好奇心放到学术研究上面来,努力钻研,将来在龙国陷入为难之际,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危难?

如今天下太平,歌舞升平。

人民安居乐业,生活美满。

为什么会出现危难?

他们不懂,却认真的听着,并没把秦平说的放在心上。

在他们看来,这盛世不可能出现危难。

要是换个人说这种话,马上会有人站起来怒斥他危言耸听了。

秦平没说太久,没说太多话。

也没追责他们的冒失,直接放他们离开了。

此后的日子,秦平继续研究他的机甲。

时间慢慢流逝。

五年之后的一个夏天。

气温还是那么的高,达到34°。

南方一个小县城,一夜之间进入冬季,霜冻蔓延整座小县城。

霜冻灾害毫无预警,连准确无比的天气预报都没预告到。

霜冻没有停止,而是向北方蔓延。

燕京。

研究所。

院长办公室。

秦平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炙热的阳光若有所思。

咚咚咚。

董楠敲门进来,“秦院长,隧道专线已经准备好,就等您南下了。”

林院长终究还是退休了。

整个研究所没人愿意做院长,秦平只能硬着头皮上。

那座小县城的霜冻灾害没被天气预报预料到,但是被他预料到了,早就把人撤走,所以没有任何一个人遇难。

如今灾难如他所料,如期而至,所有科研人员都要上战场。

连秦平也毫不例外。

他担心,将来自己会成为孤儿院院长。

“走!”

秦平坐上了南下的高铁。

他要去阻止霜冻灾害,拯救龙国于危难之际。

从今天开始,他将谱写新的篇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