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网游竞技 世界树的游戏

第931章 日出晨曦(九):怪物

世界树的游戏 咯嘣 4652 2021-07-24 12:32

  

  “在疯狂之前,导师告诉我,群星易位,整个世界恐怕将迎来巨大的劫难……”

“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劫难竟然是从冰堡开始的。”

“堕落后的法师疯狂凶残,并且带着极强的污染力量,为了防止冰堡的污染扩散出去,我按照老师的命令,将冰堡的所有魔法屏障全部激活,使之与外界隔离……”

魔法壁炉光辉闪烁,阿德里安向众人讲起了自大灾变之后冰堡中发生的故事。

他神情坚毅,似乎是想起了大灾变时的经历,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哀伤。

听了他的话,波尔斯等人也纷纷露出伤感的样子。

他们同样想起了大灾变发生之事,自己所经历,所看到的种种惨况。

“那后来呢?那些怪物呢?还有……其他幸存的法师呢?”

阿多斯又问道。

“死了,都死了。”

阿德里安轻轻一叹。

“在成为帝国魔法学院之前,冰堡曾是一座抵挡外敌入侵的堡垒,还在一段时间内被当成关押重犯的监狱,所以整个堡垒拥有无比完善的魔法屏障系统。”

“封印魔法、禁锢魔法、弱化魔法、净化魔法、攻击魔法……整个冰堡最不缺的就是魔法屏障和固化魔法。”

“也正是依靠着这些屏障和魔法,我们这些幸存的法师才能一边抵挡堕化法师的污染,一边与实力强大的他们战斗……”

“由法师堕化的怪物非常诡异,虽然在导师的前瞻命令下我们依靠魔法屏障削弱了他们,但他们却通过互相吞噬,从而变得越发强大,有的甚至还渐渐重新有了智慧……”

“最后,是我们这些幸存的法师,一个个以生命为代价施展禁忌魔法,最终才能与怪物同归于尽……”

说到这里,阿德里安轻轻一叹,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复杂:

“我至今无法忘记被污染吞噬的导师在被我们净化的那一刹那,恢复片刻清明时那解脱的表情,以及他临终前看向我们的欣慰的目光……”

“虽然没有听清楚导师最后一刻说的话语,但我知道,他希望我们将冰堡的危害扼杀在摇篮里,避免这里的污染扩散……”

“一年多过去了,我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终于将所有的堕落法师全部消灭。”

“然而,当我将最后一个怪物击毙,准备激动地与同伴分享快乐的时候,却默然发现,整个冰堡的幸存者……只剩下我自己了。”

“那些昔日的朋友,那些一起在剧变后对抗怪物的同伴,都死了……”

讲述到这里,阿德里安停顿了下来。

他伸出手抚摸起书柜上那破旧的魔法书,神情哀伤。

“阿德里安,既然一切都结束了,为什么你还不离开这里?你不知道你的未婚妻艾尔薇有多担心你吗?她一直都等着你回去!一直都等着你回去……你难道忘了她吗?”

阿多斯有些激动地说道。

说到了最后,他更是有些哽咽。

只见他眼睛发红地看着阿德里安,目光一转不转,身体也微微颤抖,似乎在等对方的解释与答案。

阿德里安一声苦笑,面带歉意:

“抱歉……父亲,我从来没有忘记承诺,也没有忘记艾尔薇……”

“我也想要离开这里,但可惜的是,冰堡的封印是针对所有在封印开启时位于冰堡中的存在的,也就是说,我们这些幸存的法师同样包括在内。”

“怪物无法离开这里,我们也同样如此,怪物们被压制了实力,我们也一样,只不过因为我们的实力本身就比怪物要弱太多,反而在实力压制上没有太大感觉而已……”

“为了防止冰堡的污染泄露,在魔法屏障启动之前,导师就彻底改写了固化魔法的规则,在整个冰堡的魔法系统启动之后,被禁锢的存在将无法关闭整个冰堡的魔法系统……”

“所以,我就被困在了这里,直到你们的到来。”

听了他的讲述,众人露出一丝恍然。

而阿多斯看向他的目光则越发复杂。

说到这里,阿德里安松了一口气,他有些轻松地笑道:

“父亲,能够看到你们真是太好了。”

“我本以为我注定要死在这里了,但你们来了,就可以将冰堡的封印彻底打开了。”

“对了,父亲,现在外面怎么样了?自从冰堡出事以后,帝国也一直没有派出人前来探查,是出了什么事吗?”

“薇薇安姐姐怎么样了?还有我那两个可爱的小侄女……哦,我说好去年要带她们学习魔法的,结果却失信了……”

“她们……不会怪我吧?”

看着青年法师那阳光灿烂的笑容和期待的目光,众人微微一滞,忍不住看向了阿多斯。

他们欲言又止,目光复杂。

托尼也心中一紧。

薇薇安……就是阿多斯那死去的女儿的名字。

只不过,阿多斯沉默了片刻,却挤出一个微笑:

“很好……他们都很好……”

“等这次回去了,你可以继续教她们魔法。”

“阿德里安,她们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会怪你呢?”

看着阿多斯那温柔的笑容,众人微微一愣。

托尼更是一脸的愕然,不知道阿多斯为什么欺骗自己的儿子。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阿德里安露出了喜悦的笑脸。

阿多斯也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不过,下一刻,他的目光流露出一丝惊讶,看向了大厅的后面:

“嗯?阿德里安,那个雕塑看上去怎么有些熟悉?”

“嗯?”

阿德里安歪了歪脑袋,缓缓回头。

不过,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阿多斯却忽然抽起了拉米斯竖在一旁的长剑,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一下子刺进了阿德里安的后心。

抽出长剑,鲜血四溅。

阿德里安跌落在地。

“父……父亲?”

他缓缓回头,看向阿多斯的目光带着愕然。

只不过,阿多斯看向阿德里安的目光已经不再有温柔。

他的眼神中,只剩下了严肃与愤怒。

“阿多斯!”

米莱尔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不过,换来的却是阿多斯的一声怒吼:

“退后!”

紧接着,只见他一把将拉米斯的长剑丢给对方,另一只手拿起法杖,对准了跌落在地的阿德里安,沉声道:

“艾尔薇只不过是我杜撰的一个名字罢了,阿德里安根本没有什么未婚妻……”

“你不是阿德里安,你是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