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灵异 来自末世的除灵师

第710章:三校联赛——诡树村(20)

来自末世的除灵师 慕凌彬 4493 2021-07-22 12:51

  

  阿天爹一时不察中了招,二人共度了一夜。

一个多月后,阿天娘便以自己怀有身孕为由,逼着阿天爹娶她为妻。

长乐村的人还是比较传统的,这种未婚先孕的事既然发生在村子里当然不可能坐视不管。

在村里几位族老的施压之下,阿天爹最终还是娶了阿天娘为妻。

婚后,二人过得并不幸福。

阿天爹心中另有所爱,所以一直对阿天娘爱搭不理。

而阿天娘则是非常害怕自己的丈夫去找他暗恋的那个女人,一天到晚在家紧迫盯人,连自己的儿子都没有心思去管。

“林寡妇有没有说,你爹当年暗恋的人是谁?是不是就是林寡妇?”薛幕问。

“关于这个问题,我也问过林婶子,可她说什么也不肯告诉我。

不过林婶子向我保证过,那个女人绝不是她。

她只是和我娘一样,单方面的看上我爹罢了。

在我爹娶了我娘之后,林婶子就嫁给了一直暗恋他的祥叔。

只是祥叔命不好,几年前生了一场大病,缠绵病榻一个多月,最终还是没能挺过去,只留下无儿无女的林婶子独自在村里生活。”

阿天说到林寡妇的时候,眼神中还透着一丝同情。

看来这个林寡妇在村里过得不怎么样啊。

想想也是,一个无儿无女的寡妇,谁都能踩上一脚,这日子能好过才怪了。

“那林寡妇有没有和你说过,你爹到底是怎么死的?”

“林婶子说,我爹是被人杀死的,至于杀死我爹那人是谁,可能只有我娘和村长才知道。”阿天叹了口气说。

他本以为在林婶子这里可以找到他爹死亡的真相,到头来他还是不知道到底是谁杀了他爹。

“你娘那么爱你爹,为什么她不告诉村里人你爹是被人杀死的,难道她就不想为你爹报仇吗?”庞俊不解的嘀咕道。

“我也想知道我娘为什么什么也不说,以前是我年纪小,她不告诉我我也不怪她,可我现在都已经长大成人了。

为什么娘还是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到底我娘隐瞒了我什么!”

阿天一脸痛苦的抱着头。

他现在心里头很乱,刚才吃饭的时候他就一直压抑着自己情绪,不敢在他娘面前显露分毫。

直到现在,在乔安三人面前,他才终于有机会宣泄自己的情绪。

“别难过了,你要真的那么想知道,不如你直接去问你娘怎么样?”乔安给他支招。

阿天摇摇头,不抱希望的说:“没用的,我娘不会告诉我的。”

“说不定她会呢。”薛幕露出一抹浅笑。

“啊?”阿天不解的看向他。

“直接和你娘摊牌吧,你现在知道的事也不少了,把你知道的告诉你娘,看看你娘怎么说。”乔安对阿天说道。

“好,我去找我娘说清楚。”

阿天深吸口气,做下了决定。

10分钟后,阿天出现在了他娘房间门口。

“娘,您能出来一下吗?我有事想和您说。”阿天站在他娘房门外,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局促。

“天儿已经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阿天娘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还是现在说吧,不会耽误您太长时间的。”阿天大声说道。

“……好吧,你等等。”沉默片刻过后,阿天娘的声音终于再度传来。

五分钟后,阿天娘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她一出来就将房门关得死死的,完全不给任何人朝屋里探头探脑的机会。

“到底什么事非得晚上说?你快说吧,说完我也好早点回房睡觉。”阿天娘一脸阴沉。

“娘,您能不能告诉我,我爹到底是怎么死的?”阿天看着他娘,到底还是问了出来。

阿天娘皱了皱眉,“我不是告诉过你,你爹是出去打猎的时候发生意外死的吗,你怎么又来问。”

“我知道您在骗我,我爹根本就不是打猎的时候发生意外死的,他是被人害死的对不对?

我知道是有人害死了我爹,娘您一定知道凶手是什么人,您为什么就是不肯告诉我?”

阿天冲着他娘喊道。

“喊什么喊!大晚上的,你叫魂呢!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来了闲言碎语,总之你爹就是打猎的时候出意外死的,没人害他。”说完阿天娘就想转身回屋。

“爹的尸体被您藏在屋里吧,这么多年了,你把我爹一直藏在家里,不让他入土为安。

我爹的体内有中过慢性毒的痕迹,身后还有被人用利器刺出来的伤口。

种种异样都显示我爹绝不可能是死于意外。

娘,您要是不和我说实话,我只能带着我爹的尸体去找村长,请村长给我一个说法。

现在我只想要您一句实话,我爹到底是怎么死的?”

阿天此刻的表情看起来冷静无比。

躲在暗处的乔安三人也没有想到阿天能表现得这样好。

阿天娘听了阿天的话却是脸色大变。

“你为什么会知道?你不可能知道的!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阿天娘一脸凶恶的朝着阿天发出语无论次的怒吼。

她此刻的表情看上去狰狞无比,她的样子完全不像是在和自己的儿子说话,倒像是在面对着自己的仇人!

阿天被他娘的表情吓了一跳。

“娘,您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

我只是想知道我爹到底是怎么死的?我求您就告诉我吧,我求您了!”

阿天吞了吞口水,对着他娘哀求道。

“你真的那么想知道?”阿天娘脸上狰狞的表情逐渐消失。

她用一双没有焦距的眼睛,就这么‘看’着阿天站立的位置。

没人能知道她此刻在想些什么。

“是,我想知道,求您告诉我,只要您告诉我真相,您想做什么我都不会管。”阿天一脸认真的对他娘说。

也不管他娘能不能‘看’出他的认真。

“好,你既然这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阿天娘的脸上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想知道真相,就跟我来吧。”阿天娘转身打开了身后的房门。

在进房间之前,她先让阿天去拿个油灯过来。

这个油灯当然是为阿天预备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